那间宿舍里有四个同学,尽管已经放假,但他们都没有回家,整天在宿舍里打牌聊天,逍遥自由得不得了。而我这样一个外人突然闯进来,打破了他们的平衡,他们很不习惯,于是通宵玩闹、喝酒,意图通过这种方式撵我走。

图片 1

没想到,那天录音很不顺利,机房一直到晚上11点才轮到我。五分钟的片子,我反反复复录了将近半小时才完成。从皂君庙的机房到传媒大学的公交车,末班车是晚上12点。如果12点前告诉我是否通过,即使不给我提前支取工资,让我能赶上末班车就行。这样,十块钱也足够我回学校的车费了。

从延安到北京,从新华广播电台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从中央台到地方台,中国人民广播事业在不断发展。

我哑然失笑,在故乡做汽修工十年,修车是我赖以生存的技能。在他们的眼中,我即使离开了那个汽修厂,要养活自己,还得靠这项技能。而且,在他们的意识中,能进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尤其是做播音员,不是高官后代,没有耀人眼目的学历,那是不可能的。

四、广播体操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体操节目从1951年12月1日开始播放,各地人民广播电台陆续开始播放。每天喇叭一响,千百万人随着广播乐曲做操,这是中国历史上破天荒的新鲜事。

图片 2

▲1951年12月1日,上海南洋模范中学的学生在做第一套广播体操。图源:上海体育

关于广播体操的来历,作一个简单的介绍。

1951年11月24日,第一套广播体操公布。同日,体委、教育部、卫生部、总政、中华全国总工会、妇联、青联、学联等9个单位发出”关于推行广播体操活动的联合通知”。同时新闻总署广播事业局决定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各地人民广播电台举办广播体操节目,领导全国人民做作操。1951年11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大家都来做广播体操》一文。

图片 3

▲广播体操邮票,图源:网络

从1951年新中国第一套成人广播体操颁布开始,迄今为止中国已经先后颁布了九套成人广播体操。广播体操的历史是中国群众体育运动的缩影,更蕴含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青春记忆。回首广播体操60多年来走过的足迹,或许更能帮助我们理解体育的根本宗旨:让更多的人在运动中强健身体。

收稿时间:2019年8月30日

—第616篇,END—

文中如有错误,欢迎指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号观点;未经授权不得使用本号所有原创图、文,转载请后台留言;未注明出处的图片均由作者提供;图片加上LOGO仅为宣传,非声明着作权,原着作权归作者、摄影者所有。

这些年,每次当我失去斗志的时候,我都会回到我在女子学院读书时住过的那个地下室看看。

往 期 精 彩 内 容

那些“偷听敌台”的艰苦岁月

抗战时期中国功率最大的广播电台——昆明广播电台及其旧址

央广“千里共良宵”的前世今生

寻梦的路是崎岖的,初来北京没几天,我就感到了诸多不适应。住宿的问题,是一个同乡帮助联系了学校负责管理宿舍的老师。当时还算幸运,恰巧是暑假,宿舍空余的床位较多,我便很顺利地住进了学校。

二、制作广播内容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齐越在做联播广播。

图片 4

齐越,于1946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俄语系,同年10月参加革命,在晋冀鲁豫人民日报社担任编辑,1947年担任陕北新华广播电台播音员。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战争时期,许多重要的文告新闻经齐越同志播出,鼓舞了人民的士气,瓦解了敌人的斗志。他为配合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开国大典的录音请看留言栏如何获取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的盛况,是他与丁一岚向全世界现场直播的。关于开国大典播音中的故事,请点击:广播史话|开国大典实况广播中的幕后故事

图片 5

▲齐越在开国大典上的实况播音,图源:搜狐

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的几十年漫长播音生涯中,他以特有的庄重、深沉的声音感染了千百万听众,许多人便是从他的播音中更深切地感受到《谁是最可爱的人》、《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等名篇的魅力。1980年,他参加了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公审会,担任宣读证词的播音。他的播音气势磅礴,坚定豪迈,爱憎分明,准确生动,开创了人民广播的一代新风。

1951年2月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归国代表董乐辅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人民作汇报报告。

图片 6

桂林广播站播音员正在录制节目

图片 7

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工作团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大广播室录音。

图片 8

1951年秋广播乐团在唱片厂录音

图片 9

川南少数民族代表团团长在重庆西南人民广播电台做讲演。

图片 10

很多年之后,每次当我路过北京皂君庙的那家机房,总会想起当年的那一幕。我真想走到那个在暗夜里伤怀疲憊的年轻人身边,陪他坐下来,告诉他这点小挫折不算什么,谁的娴熟技能不是从失败中一点点积累起来的呢?在错误中总结经验,然后经过千百次的锤炼,你总会越来越精进,越来越成熟的。没关系,坚持着走过去,你总会迎来明媚的阳光。

本文共2450字23图,阅读需要7分钟

有一个冬夜,央视的一档节目叫我去试音,晚上八点前到。七点半,我就到了约好的录音机房。当时,我口袋里只剩下十块钱,之前一档节目的配音费用大概还有一星期才能拿到。

图片 11

他们和我是同学,知道我的起点:父母早亡,中学未毕业就开始修车,和他们一样在戈壁大漠度过自己的青春年华。即使是在我工作的汽修厂的广播站,我也没能做成广播员,怎么我离开故乡三年多,就进了国家电台工作?所以每一次,他们问起这个话题,我都不知怎么回答,就只好说:“我只是走运而已。”

▲延安新华广播电台旧址,图源:搜狐

有那么几年,曾经的同学或工友来北京出差、旅游,我所工作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成了他们必到的地方,仿佛这也成了一个旅游景点。他们在参观完我的工作环境,尤其是看完传说中的直播室后,总会说一句:“原来,你真的在中央台做播音员,而不是修车啊。”

三、收听广播

刚解放时缺少收音机,广播也是定时播放,所以很多国营企业或者学校都是在固定时期集中收听广播,以此来了解国家的政策方针,有时,地方的广播站还要抄录上级的广播内容,以便重复播报。

图片 12

1951年本溪工人在车间收听广播的情形,图源:www.bxgdw.com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每天早晨七点四十分到八点的《国内外大事》节目是北京市各中学学生了解时事的重要渠道。

图片 13

▲北京市立师范学校的学生在收听广播,▲图源:人民画报

开滦煤矿设有小型的有线广播台,在工友们上下矿和休息的时间播送各种文娱节目。

图片 14

河北唐山泥井镇的农民围拢在一起收听广播。

图片 15

河北唐山泥井镇的收音员把广播的重要内容记录在墙上的黑板上,让村民及时了解国内外重要信息。这种做法其实一直持续到70年代。

图片 16

河北唐山泥井镇农民王占昌用矿石收音机收听广播。

图片 17

不过,这还只是一个小插曲。生活,逐渐向我展示了它残酷的一面。从新疆出来,我身上只有三万多块钱,但随着交完学费,加上一些其他生活费的支出,钱越来越少。课余时间,为了赚钱贴补生活,我会做点配音和解说的工作。

一、建设广播电台

新中国成立初期,解决边远地区和国际间的联系问题,短波通信是唯一手段。为此,国家在北京进行了较大规模的短波通信建设。

1951年1月3日,北京国际电台中央收信台落成。同年6月,北京国际电台中央发信台落成。1958年6月3日,北京国际无线发信台投产。这些短波电台在相当长时期内发挥着重要作用,是承担边远地区和远距离国际通信的重要手段。直至20世纪70年代后期,短波电台逐渐被微波、光缆和卫星通信所取代,但在灾害、气象、水情等特殊场合,短波通信依然发挥着作用。

图片 18

▲第五电台于1951年1月3日在大兴黄村落成,图源:人民邮电报

建国后,各地纷纷成立了广播电台,1951年3月5日,济南人民广播电台成立。

图片 19

1951年3月,桂林拨出专款筹建桂林市有线广播站,同年9月1日,桂林市有线广播站建成正式开播。

图片 20

▲上世纪50年代桂林广播站播音员正在播音,图源:桂林生活网

人民广播器材厂生产制造各种广播器材、收音机和唱片。

图片 21

河北唐山泥井镇的两位收音员在乡村架设广播天线。

图片 22

1951年5月23日,河北人民广播电台全体同志合影。

图片 23

1951年3月,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迁入上海格林邮船大楼。

1868年,德资禅臣洋行收购土地建造并建造,1922年被格林邮船公司改建为7层大楼。1951年3月,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迁入该楼,此楼现在是上海清算所。大楼外观设计为新文艺复兴式,顶层建有塔楼。

图片 24

可时间一点点过去,我焦急地等待着结果,一个多小时后,他们才告诉我没有通过,而那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半。摸着口袋里那张孤独的十块钱,我嗫嚅着恳请节目组的那位老师,让我能在门口的沙发上挨过一晚,因为我实在没有钱打车回学校了。那个年轻的老师看了看我,勉强答应了下来,叮嘱我天一亮就得赶紧离开。

1940年12月30日,在中国革命圣地延安诞生了第一座人民广播电台——延安新华广播电台。1949年3月25日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开始在北平播音,使用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呼号,1949年12月5日,正式定名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于是从那天起,起床后,我就主动收拾宿舍,打好开水。午饭时,他们还没有起,就帮他们打好饭,晚上他们玩他们的,我睡我的,居然也就顺利入睡了。几天下来,我们熟悉了,他们也就不好意思再这样对我了。

幸好,在故乡修车的十年中,我遇到了广播和书籍。它们,打开了我通往外面世界的窗口,也支撑着我脱下沾满油污的工作服,走出那片我曾流汗流泪的土地。

是的,我起点低,初三只上了不到一学期就辍学了,至今也没有一张中学毕业证。在故乡,我只能做最辛苦的工作。而广播站的播音员,不是官员子弟,就是相关专业的人才,与我是毫无干系的。

其实,这世界,哪有什么顺风顺水?生活里,哪有什么一步登天的快捷方式?远方的目的地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踩过去的。这其中,你会走过泥泞,面对困难,经历磨难,每一样事情都有可能打败你,然后让你投降放弃。但是跨过去,战胜它们,这才会让你成长。

人生就是在这样不断地轮回。也只有死磕到底,你才会最终获得你想要的东西。

我想,如果今晚试音顺利通过的话,就恳请下节目组的老师看能不能先预支一百元钱,这样我就能熬过这一星期。

播音是我一直以来所喜欢的,为了它,我丢了铁饭碗,远离亲人朋友,背井离乡,千里迢迢来到北京学习。可是,我居然连一个节目组的配音要求都达不到,那将来,我还能依靠这个生活么?

正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我越发懂得,梦想,唯有你努力争取,才会有曙光乍现;只有你坚持不懈,它才会向你露出笑脸。

也就是26岁那一年,我通过了成人高考,先后进入中华女子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学习。

生活可以廉价,但梦想不可以。

那一夜,失落和怀疑让我无法入睡。

如果在以前,我可能会跟他们理论几句,但是当时我身上的钱很有限,外面的招待所绝对是住不起的,也只有这收费低的学校宿舍我能住得起。所以,我必须要让他们接纳我。

只有我知道,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好运气。

北京,北四环小营世纪村小区。我曾住在这个听上去很气派的小区里一个由防空洞改装而成的地下出租屋。顺着楼梯往下走。楼梯很狭窄,下面却是别有洞天。

第一次进去,那条一眼望不到头的长走廊深深地震撼了我,恐怖片也不过如此吧。走廊两边是密密麻麻的木门,木门上头便是一个巴掌大的排气口。每个门上边都有一个号码,大概是老板为了方便管理。走廊尽头的那间房,就是我和当时的同学一起租住的地方。房间很小,大概只能放下三张单人床和一个小桌子。唯一让我觉得给房间增加了几分色彩的,是桌子角落里堆得高高的一摞书。

那个冬夜,我蜷缩在那个录音机房的沙发上,孤独落寞,直到天色渐明。

后来某个晚上,实在受不了他们的吵闹,又不好意思开口请他们安静下来,我就在操场待了整整一夜。那年我26岁,他们都比我小,又都是富家子弟,我这个贫寒的大龄青年在他们看来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这里房间与房间之间的墙就是很薄的一块板,没有丝毫隔音的效果。半夜有人走过大声吵闹的声音,不远处的公共卫生间冲水的声音,舍友们熟睡中发出的打鼾的声音,这些都清晰入耳。然而,当生活将隐藏的伤口赤裸裸地撕裂给我们看时,除了接受,我们还能做什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