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是人生的常态

很喜欢曾国藩说过的一句话:“既往不恋,未来不迎,当下不杂。”

人有80%的烦恼皆是放不下,对未来担忧,对眼前畏惧,对过往依恋,尤其在遭遇了种种不如意时更喜欢把一切都寄托在虚无里。

近日,惊闻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的父亲走了,心里像压了块石头,想着她这一年来经历了太多不幸之事,很是担忧。

当一个人沉浸在无法逆转的悲剧中时,任何劝慰都是苍白无力的,所以,虽然一边对她甚是心疼也不敢冒然跟她联系,可以想像她的悲痛已到了极至。

过了两天,我给她发了两个拥抱的表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出乎意料,她很快回复了,一个笑脸。在聊了几句后,心中的石头放下了。

她的一句:“人生总要经历这些痛苦的。让我惊叹到热泪盈眶,她真的很坚强,看透了人世的生死别离和情感挫折。”

人一旦明白是为什么而活就会能承受任何一种生活。

正值不惑之年的着名作家冯唐曾在一本书《无所谓》上回顾自己的前半生:

“活在这世上,什么都不要怕,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儿,慢慢放下输赢和计算。”

书中总结了人生九字真言:不要脸、不着急、不害怕。

我对这九字真言的理解是:

不着急:潜心做好该做的,不纠结于结果,静心等待花开;

不要脸:不过多在乎外人的评价,凡事只求无愧于心,开心就好。

不害怕:勇敢面对生活中有可能出现的一切,不惧未来。

艰难,是人生的常态,不是物质的缺乏就是精神的贫脊,所有你看到的光鲜靓丽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辛酸,只有扛过来的人才能在艰苦中活出精彩。

不着急,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作家王小波,写到自己的年轻时有几句话让我很是感慨: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

总以为前方还有更多更美好的事物等着我们追觅,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但觊觎的人太多,去晚一点就会错过很多精彩。

而事实上,当我们步伐匆匆拼命往前赶的时候,除却了满身灰尘和被碰撞得到处是伤痕的脸却什么也没看到。

约翰·列侬说:“当我们正在为生活疲于奔命的时候,生活已经离我们而去。”

国外有一首诗曾风靡一时,名为《我们都有自己的时区》:“纽约时间比加州早三个小时,但不意味着加州变得很慢。”

有些人22岁就毕业了,可等了5年才找到稳定的工作;

有人25岁就当上CEO,却在50岁去世;

也有人50岁才当上CEO,然后活到90岁。

我曾经在一位事业有成的忘年交面前忍不住焦虑地对他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不知道几年以后能不能养活孩子,还有父母年老后是否能让他们安度晚年。”

当时只有两千多元工资的我不敢谈恋爱更不敢谈理想。

他却告诉我:“当年我和你这般年纪的时候,也是什么都没有,只要脚踏实地,到一定年纪就会积累起来的。”

当我们背着梦想和欲望的包袱负重前行时,似乎相要追逐的一切越来越遥远。

世间万物皆有其规律,瓜熟才能蒂落,生活是一个慢慢受锤的过程。

不着急,潜心做好该做的,不纠结于结果,静心等待花开才能迎来春天。

不要脸,好的生活都是活给自己看的

中国有句俗话叫:死要面子活受罪。

说的是撑起所谓的面子,必定会给生活增加不少艰难的困顿。

在《圆桌派》中,窦文涛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他认识一个小伙子,因为妈妈做生意莽撞亏了钱,每个月都要帮着妈妈去还外债,小伙子花起钱来一点却都不含糊。

有一次,直接花了1万多块钱买了一件风衣。
当时,窦文涛知道价格后都吃了一惊。

2006年度《中国最具价值主持人》中透露,消费不起的人出手大方;消费起的人,反而却觉得太贵。

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实际上这个男孩只不过是一个被标配绑架的受害者。

用窦文涛的话来说,那就是“咱们说的高配,对人家那是标配”。

不知你们发现没有,中国式标配门槛变得越来越高了:

小孩子的标配,是家教、外教和游学;女人的标配,是Lamer、Dior和LV;男人的标配,是年薪百万、车房和手表;老人的标配,是保健品、单反和出国游;

所谓的标配都是面子工程,当你放下脸子这回事,不再去在乎别人的眼光和外界的声音时,会发现,其实这些标配只不过是你所以为的。

死要脸子不但表现在对外在事物的执着,对别人的评价也很是在意。

一年中,各种随礼成了现代人一份沉重的负担,往往刚发了工资没多久就随出去一大半,还没到月中就要勒紧裤腰带。

明明微信零钱已清零,支付宝花呗也快要超限,还要争着抢着买单;老婆要家用,孩子要零花都已经头大了,出了门还要充阔,不是中华不抽,不是星巴克不喝。

好的生活都是活给自己看的。

越要脸,生活越艰难,唯有少些欲念,随心而安,才能在漫漫人生中扛过一切风雨,享受自己的人生。

不害怕

日本一个29岁的青年离奇死亡了。

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警方调出来了他生前的录像。

在录像中,大家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这个年轻人从来不会笑,一直都是面无表情。

他无论是在工作当中,还是在吃饭的时候,他都好像在想事情,脸上没有任何情绪的变化,甚至是在参加孩子生日Party的时候,这个时候应该高高兴兴地笑吧?

可是他依然还是面无表情,看不出高兴的样子。

因为他脑子里每天都在想很多的事情,包括工作生活各方面的压力、内心的担忧、对未来不确定性的焦虑。

所以他对周围所有好玩的、好吃的、值得庆幸的事情完全没有感觉,一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于是大家找到了他死亡真相原因:导致他死亡不是别的,而是想太多,忧虑太多,心脏出了问题,心理负担过大心理劳累而死。

换而言之:这个日本青年是被生活吓死的。

人的一生中要遇到多少事?谁也无法预计。

焦虑是不少现代人的通病,害怕赶不上这个时代的变化,看见身旁的人一个个发着大财、升着官,心里越发焦虑。

就像亦舒说的:“人们不快乐的原因之一,是不知道如何呆在安静的房间里,心平气和地与自己相处。”

人不可能把所有的人生都过一遍,也不可能唯独你就不能好好活着,不要害怕面对现实,接纳生活给予你的一切,不惧未来,不愧当下。

唐代诗人刘禹锡曾云:“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挫折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因此被打败而轻言放弃。

真正成熟的人,早就戒掉了对窘境的沮丧和畏惧,他们都懂得把握好当下,懂和享受生命才是活着的最大价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