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菜场,母亲给了一张10元钱出去,买点小菜,找回的钞票被卷成一团,里面就夹着一张残损的1元钱。母亲说自己大意了,别人找回的钱,从来不看。母亲今年81岁了,还要不断增长人生经验,我为这个社会感到可耻。我在网上买了一个花洒,图片中明明标明:喷头+软管。而且还配了图。结果拆开快递一看,只有孤零零一个喷头。为何要做虚假宣传?

曾子名参,字子舆,春秋末年鲁国南武城人。十六岁拜孔子为师,为孔子的重要弟子之一,他上承孔子之道,下启思孟学派,被后世尊为宗圣。
儒家经典《论语》有曾子关于三省吾身、慎终追远等论述,而另两部经典《大学》和《孝经》据传是曾子及其门人的述著,其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主张以及以孝为本的思想,对中国人有着深远的影响。
曾子主张齐家以孝,修身用诚,并言传身教。先秦典籍《韩非子》就记载了一个曾子烹彘的故事,后人又称之为曾子杀猪,故事描述了曾子通过信守诺言来教子诚信。
话说有一天,曾子的妻子去集市,儿子哭着跟在后面,当母亲的就说:你回去吧,回头我宰猪给你吃。妻子去集市回来后,曾子就去逮猪宰杀,妻子阻止说:那只是逗孩子的话,不必当真。曾子听后很不以为然,说了一段对后人有影响的话。
曾子说:大人对小孩说话不能儿戏,小孩子没有判别能力,他的东西是跟父母学的,是听从父母的教导。现在你欺骗他,就是教孩子欺骗。母亲欺骗孩子,孩子以后就不会相信母亲,这样做是教不好孩子的。说完以后,曾子就把猪宰了。
附:《韩非子外储说左上》
曾子之妻之市,其子随之而泣。其母曰:女还,顾反为女杀彘。妻适市来,曾子欲捕彘杀之。妻止之曰:特与婴儿戏耳。曾子曰:婴儿非与戏也。婴儿非有知也,待父母而学者也,听父母之教。今子欺之,是教子欺也。母欺子,子而不信其母,非所以成教也。遂烹彘也。

社会是由一个个人组成的,社会里的人出了问题,这个社会就会生病。问题是,为何有人就这样大张旗鼓地欺骗他人?他们这样做的底气何在?

当一个社会缺失了诚信,就意味着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丧失殆尽了,接下来,就只看谁的骗术更高明了。

中国曾经是一个信用程度非常高的社会。《韩非子》里有一个“曾子杀彘”的故事。曾子的逻辑是:“婴儿非有知也,待父母而学者也,听父母之教。今子欺之,是教子欺也。母欺子,子而不信其母,非所以成教也。”这段话耐人寻味。人不是天生的骗子,是一点点学会欺骗的。找谁学?首先是父母,然后才是社会。生活在一个不讲诚信的家庭,孩子们慢慢就学会了不诚信;生活在一个不诚信的社会,诚信的人,也慢慢学会了不诚信。

韩非子的法治思维,是立基于诚信的。我们都知道,商鞅在开始变法的时候,就是通过“立木建信”树立起法律的权威的。“言必信,行必果”,这是一个法治社会得以建立的基础。当一个社会的诚信土崩瓦解时,还要侈谈法治社会,实在是个大笑话。

有识之士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失信人名单制度对约束人的言行的确起到了较好的效果,但远远不够,你不可能将一个提着菜篮卖点小菜的游动小摊贩也列入黑名单。法律的触手触摸不到的黑暗角落实在是太多了。

一个诚信社会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首先是净化人际关系,这是最大的利好。其次是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降低经营风险,减少诉讼成本,也减轻社会管理成本,增进社会福利和公益事业。最后,一个诚信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开放和包容的社会,彼此互惠互利,可以极大地增加社会的总体财富,而不是在相互欺骗中削减社会财富。简单说,一个诚信缺失的社会,必将是一个自掘坟墓的社会。在当下,诚信几乎必然带来利益的损害,但不诚信反而大捞其好处,而且屡试不爽,比如层出不穷的电信诈骗和非法集资等。当这样的怪现象成为常态的时候,这个社会已经病入膏肓。

问题是,如何约束个体、集体的行为,向诚信靠拢?其实孔子早就说过:“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有讲诚信的大人,才有讲诚信的孩子;有讲诚信的领导,才有讲诚信的群众。有实实在在为诚信撑腰的道德和法律,才可以让诚信蔚然成风。曾子杀掉了家里的肥猪,看似损失不少,但在孩子心中立起了诚信的标杆,利莫大焉。怕就怕,自己不讲诚信,而还要大言不惭地让别人讲诚信,一方面坐享别人的诚信带来的好處,另一方面通过自己的不诚信大捞好处,社会上这样的人多了,诚信要在社会落地生根,恐怕太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