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华火了一阵子,颂之者谓才女不问出处,批之者谓诗歌界浮躁炒作。是也,非也,可证社会对余秀华是有争议的。但我想,下面这个事情,对余秀华评判应该无争议。

问:很明显,余秀华是被诗化的普通农妇,那么是什么力量完成“指余为诗”闹剧的呢?动机呢?

余秀华最近弄了一个系列叫“余秀华读唐诗”。诗人读唐诗,自是本行,不足为讶,而让余秀华读唐诗,我是怀疑的,这位农妇哪里弄来唐诗的知识储备?是我多虑了,人家根本就不玩学问,只玩“吸睛游戏”。比如余秀华解王之涣的诗《登鹳雀楼》,让人跌破眼镜,她把这首意境壮美的诗,解为了无底线的下流胚子:白日依山尽白白地日不好意思在白天举行;黄河入海流黄河是男人或男性×××,没错吧……所以,这里的“日”是名词也是动词,动次动次哐哐哐。

图片 1

如此惨不忍睹的解读,想必王之涣也会跳脚。亵渎王公之诗事小,亵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事大。便有读者在余秀华博客下愤而留言:“余老师,这文章你让我失望了。”一口一声余老师,对余秀华够尊敬吧,然则,你看余秀华如何答的:“你姑奶奶凭什么让你满意?”第二位网友看到余秀华其话,既对其胡解唐诗不满,更对其极不尊重读者生怒:“诗人的脑壳进水了,胡说八道不说,还不接受批评,还真是得意忘形。”余秀华又答:“你爸爸都没有说我,轮得到你吗?”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批评,余秀华如何表现?是道歉,还是关闭博客?是解释还是保持沉默?都不是,她选择泼妇骂街:“这两天骂我的,我问候你们祖宗十八代。”

余秀华一个重度脑瘫残疾人,走路摇摇摆摆,说话面部狰狞,而且只有初中文化的农村妇女,被当今社会妖化成诗人作家,不知她的脑残是否会焕发新的智慧,与其他脑瘫残疾人不同?早在几年前,余秀华做诗:去睡男人,当时就怀疑,一个脑瘫残疾人有那个才能做诗吗?但出于同情宽容,沒当一回事,心想余秀华行骗也是

从《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开始,到我们现在读“余秀华读唐诗”,余秀华都在走下三烂的路子。这怪不得余秀华,将大雅之堂的诗歌弄成脐下三寸的勾当,不是余秀华这等小鱼虾,而是将诗歌之长江之水弄成下水道者。如果不是越烂越捧为诗,如果不是越下流越捧为上流,如余秀华之流,别说让她出名,就让其诗出版都难。

为了生存。而今天余秀华自己暴露自己:残疾人就是残疾人,根本没有本事写诗写小说。张口只会恶毒骂人,一看就是个沒教养的乡村泼妇。指余为诗这场闹剧余秀华背后有一群实力相当的团伙,因为既得利益把余傻子支出来,为余傻子代笔写诗写小说,竟然能欺骗善良的中国人,余秀华居然红了,而且红得莫名其妙,写的诗水平超出常人水平,这是余秀华幕后操纵团伙沒有想到有如此好的结果。余秀华飘了,好象她就是中国从古到今的著名女诗人,她幕后团伙也被突然得到的巨额财富冲昏头脑,支使余秀华乱改唐诗,侮辱古诗词,一下暴露了余秀华和她幕后操纵者之恶毒,竟敢临驾中国古文化之上。余秀华团伙的丑恶行径激怒了中国人热爱中国古今文学赤诚之心,余秀华和她背后的操纵团伙触犯了做正派人的道德底线,恰恰也暴露了以余秀华为首的团伙就是为了即得利益:名益和金钱。

余秀华的诗歌是有很多拥趸的,社会常以所谓人性当幌子,使得人间最丑陋的那部分,当最高尚来供奉,已不是一天两天了,估计还会继续下去。继续多久,很难预见,越下流越有人捧得高,我还没见这般情景有改善的迹象。

余秀华这个傀儡,相当可恶,伪装诗人就要有诗人样嘛,斯文一点嘛,满口脏话乱骂人,前言不搭后语,也可能余秀华伪装时间久了,混淆了本来面目,迷糊了自己到底是脑瘫残疾人还是诗人!

敝省搞了一次诗歌活动,我叨陪末座,看到余秀华,我真心觉得她活着不容易,她先天脑残,走路要人来搀,一句话说出来,比常人艰难十分。2天活动里,我看不到余秀华的嚣张,也没看到余秀华的下作。有人有追星情结,趁当口,跑过去,想与余秀华合个影,被拒,她说:“我从来不与男人照相。”这就与余秀华读唐诗与写文章,显示出了人与文的大分裂。读过余秀华很多文字,其中蛮多“去睡谁的”,我疑虑的是,一个已经成为公众化人物的人,怎么总是这样表达呢?

关于余秀华,我感觉应该把诗歌和人分开来评论。

这个还不是大问题,问题是,余秀华对待众人之批评让人骇然。爱护她的读者很善意提醒她,她一点素养都没有;网友善意与劝:“桀骜不驯不适合人到中年的你,我愿意相信今晚的余老师是醉酒了。”她回答是:“你这个中年妇女怎么样?安分守己的傻×吧。”我纳闷,余秀华何以下作无底线?我对其读诗没多大兴趣了,转而对其做人很是疑虑。我见过泼妇,泼妇也不是这样子的,泼妇出言不逊,给她拉偏架的来劝她,泼妇也不会转身破口大骂。余秀华不管是真批评她的还是善意规劝她的,她一律骂去,所用之语比泼妇更有過之而无不及。

做为人,人人都有缺点,甚至个性缺陷。余秀华并不例外。

余秀华的泼妇底气从何而来?不知道。我知道,这社会对个性的极度尊崇,对共性的公然不屑,由来已久,耍酷无底线,装大爷无界限,愈是超越界限与底线,愈能赢得追捧与喝彩。流氓当英雄,缺德当人性,泼妇当妇女解放,下三滥抬举到封神榜,这就是余秀华的底气所在吧。可惜,余秀华玩过火了,除了亿万分之一二仍然在顶她的肺,绝大多数人不再捧她。尊重人,是人们的共识。个性也有边界,只是强调张扬个性,已走上歪道了,将张扬个性与弘扬共性在临界点上结合起来,才是人间正道。

她的确在性格上有孤僻、强悍、敏感、泼辣、过激等特点,在与人相处方面多有让人难以容忍的缺点,这与她的成长经历、生活环境以及个人遭遇有关。她在长期的心理压抑中,被歧视以及伤害中成长起来,肯定会有某种与正常环境中长大的人不同之处,遇到一些对她有伤害,或者不够尊重的言语时,她的反应过激,言辞过分敌对,这都是她的让人不能理解之处,也是她的让人难容的地方。

身残,不是余秀华的错;心残,是余秀华的罪。无耻也当有种,否则何以披着一张人皮啊,迟早被人扒光了!

但如果我们从她的经历和遭遇去理解的话,也是可以原谅的。成名之后,她从一个自小就封闭的心灵世界里走出来,突然面对大众,面对各种各样的人,面对各种各样的议论,甚至非议,肯定会适应不了,应对不来,难免做人方面有失当、不妥,所以我们还是要谅解她。当然,谅解不是纵容,不是说要纵容她继续这样下去,该批评,该指责的,还是应该批评她,指责她,以便她改正自己的缺点。

但是,对于她的诗歌,除了一些让很多人不能理解的“情爱”与“睡诗”(其实她的那些“睡诗”,并不是一些读者认为的就是色,或者淫秽,她有自己想要表达的内涵)以外,她的许多描写生命,表达爱情,描写乡村场景的诗歌,的确是很好的诗歌。可惜骂她的人,并没有读过或者读懂她的那些诗歌,只读了她的那几首出名的“睡诗”,便对她产生了误解,开始对她有了先入为主的成见。

余秀华有着普通人没有的对诗歌的良好感觉,她诗中的很多意象,是一般的诗人没有的,写不出来的。她有很多诗是直击人心深处的痛点的,很多人会她的诗感动,被她的描述打动,也会为她的诗歌所呈现出来的美打动。她有三本诗集,销量达到十余万册,拥有广泛的读者群,吸纳了众多的“余粉”,这是在目前诗歌创作十分不景气的状况下,很难得的,也很难见到的情景。

都知道中国诗歌自九十年代以来,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很多诗人都是自娱自乐,写的诗根本没有人读。但是,自余秀华的诗歌横空出世以后,改变了诗歌界的状况,诗歌重新走向了大众,走向了读者,甚至火了起来。这绝不是偶然现象,余秀华拥有了数十万喜欢她诗歌的读者,让很多人重新开始读诗。有人说,是余秀华挽救了诗歌,挽救了诗坛,这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题主说的余秀华就是个“被诗化了的农妇”,说什么“指余为诗的闹剧”,这话相当欠考虑,你没有认真地读过余秀华的诗,相信你读过了也没有读懂,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希望你能认真地去读一读余秀华的诗,认真去理解她的诗,要相信中国数百万余诗的读者,数十万花钱去买余秀华诗集的读者,不会都是白痴,都去花冤枉钱的。那些追余诗的粉丝,也不是没有思维,没有认知的。

所以,你可以批评余秀华的为人,批评她的性格,指责的她的行为,但请尊重她的诗歌,不要再信口开河,不负责任的评价。

另外,顺便告知诸位,我也只是被她的诗歌打动,并不赞同她的很多不妥当的行为,我也同样指责她的骂人或者怒怼读者的行为。

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余秀华作为一个残疾人,能把她所思所想变为文字,可以说她是一位自强不息的人。她写的这些东西,称之为散文、随笔、日记都行。虽然格调不高,但自已给自己看还是能自娱自乐的。“指余为诗”,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有编诗的想借此出名,落一个发现人才的美誉;二是余秀华个人膨胀,在他人的吹捧下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三是所谓“名人效应”作怪。她的家乡想将其树为“名人”,以提高地方的声望。有人想坐轿,有人愿抬轿,有人愿当吹鼓手。由于这几个方面的原因,“天才的”“脑瘫诗人”也就出现了。

一、诗人靠作品来说话

想起不久前的一次聊天,朋友问“看过余秀华摇摇晃晃的人间纪录片没?”我回答:“没,只是单纯喜欢她的诗”。

是的,现在暂时不想深入去了解她这个人,因为不想掺杂其它太多的东西在里面,只是单纯喜欢她的诗,她的人我可能没时间也没兴趣去了解,但并不影响我喜欢她的诗而且是非常的喜欢。

有人说她的诗是散文诗,散文诗又怎么了,还不一样是诗,还有人说它根本就不是诗,我不知道根据从哪里来,现代诗的统一标准是什么,又是谁规定的,总之,在我看来,一首诗它的内容远远大于形式。

题主的“指余为诗”闹剧不清楚指的是什么,但余秀华是被诗化的普通农妇,却明显带着自我的个人情绪,普通农妇就不能写出好作品了吗?只要能写出触动人心的好作品,那不论她是普通农妇还是脑瘫患者她都是一个好诗人。

二、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一个人的作品受到争议是正常的,一个人的作品有好有坏也是正常的,正如一个人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一个人也不可能完美无缺,所以不喜欢余秀华的诗是正常的,不喜欢余秀华这个人也是正常的,不喜欢我们可以选择不读、不看、不理会,但最好不要去攻击、去诋毁,那就有点过了。

正如作者鬼谭所说:余秀华有着普通人没有的对诗歌的良好感觉,她诗中的很多意象,是一般的诗人没有的,写不出来的。她有很多诗是直击人心深处的痛点的,很多人会她的诗感动,被她的描述打动,也会为她的诗歌所呈现出来的美打动。她有三本诗集,销量达到十余万册,拥有广泛的读者群,吸纳了众多的“余粉”,这是在目前诗歌创作十分不景气的状况下,很难得的,也很难见到的情景。

甚至有人说:“是余秀华挽救了诗歌,挽救了诗坛”,这些都充分说明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好的作品是会被大众广泛认可的。

三、关于言论自由

关于言论自由,老雾有一段话说的非常形象:“你一个人在床上睡,可以裸睡
,可以脚朝天睡,可以头杵地睡,可以横卧,竖卧,因为就你一个人,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但床上还睡有其它人,你一会儿横、一会儿竖,不把别人当人,那别人可能会立刻拨打精神病院电话,因为你可能真的不正常。”同别人说话,属于人际互动,你所说的话,会直接影响到别人的心理与利益,所以要有边界意识,如果逾界,就成了冒犯、挑衅与攻击,那就是禁忌。

所以,在网络这个看似言论自由的地方,我们也只能是相对的自由,毕竟“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有些语言还是要留有它的边界意识才好。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必删)

生而为人,没有谁比谁高贵。写诗也不是高尚人的专属,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的权利和选择表达的方式。我们推行九年义务教育正是让人摆脱愚昧,表达自我。

我个人也认为她的诗确实跟主流不合,当然,任何一个读者都可以对她的作品做出自己的评价。既然她的作品能被人接受,肯定是有原因的,与其探究所谓这场闹剧的动机,还不如去思考为什么会被接受。

每个人受到的教育程度不一样,
或许余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告诉大家:普通农妇也是可以写诗的,诗歌又回归到明间俚语的本质了。

至于她的作品,交给时间吧!

关于余秀华,我看过她的演讲视频,也看过她的一些作品,于散文来说文笔朴实流畅,还可以吧,于诗人就太过牵强!特别是她的那句:走遍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大意是这样),我觉得庸俗粗痞,没诗意!那是种歇斯底里的欲望,更是种没有男人爱而撒泼的花痴!!她曾在她的作品评论里粗暴大骂,是泼妇无疑!与诗人形像差异甚远!至于她将自己残疾和生活艰难都以弱者来博眼球,好像世人都对她不公,她愤怒,所以她说: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而我看到的余大诗人只不过是普通的农妇,是残疾人,能写一般般的散文而已。诗人???或许在她读多十年名著再苦耕笔作又或许有这个可能吧?

余秀华是被被诗化的普通农妇,是什么力量,动机。首先你的提问就是带有个人情绪的,带有褒贬的。我们都同时生活在这个社会里,这个环境中,都第一次生尔为人,谁普通,谁又有多高贵呢。

余秀华,我不评论她的诗,但我很认可她在那样的生存环境中,那样的身体条件下,她活成了一个有坚持的人,我觉得她就是一个让人敬佩的人。

一个人,不论她的外型如何。她的灵魂是富足善良,有趣的,那么她活着就值了。她能把她的思想用文字表达出来,引发争议,说明她很优秀。能用笔的说明她是公正,善良,且有道德的人,总的来说她不是对社会,对别人有害的人,说明她不是坏人,恶人。

至于她文笔如何,世间路有千条,万条,有人喜酸,有人喜甜,有婉有直,你喜欢什么可以选择,无人强迫。你要为诗化了普通农妇还是普通农妇诗化寻找力量,动机?

我为农民余秀华,朱之文等名不平,善良纯朴被换了概念。只因她们脚下的泥吧多。

余秀华写了很多诗,出版过几部诗集,她的诗我也读过,必须承认她会写诗,至少她懂得诗歌的写作形式;可惜这个人的作品缺少情怀,
一些作品的内容粗鄙庸俗,而她为了捉眼球,故意走下流路线语不惊人死不休,说到底还是娱乐化的环境使然,娱乐化已给过她很多甜头,也把她变成一个小丑……不建议青少年读她的诗,这种人的内心缺少平和、美好和追求。

我真的觉得余秀华是被包装,炒作出来的“诗人”,总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好事者,寻找博人眼球的东西哗众取宠,她刚好符合条件,脑瘫,农妇,于是就炒作包装成诗人,本未她既然已经成了诗人,是可以继续伪装成诗人走下去的,谁知,纸终究包不住火,狐狸尾巴终究要漏出来的,不是真诗人,终究没有诗人的斯文,她只能使斯文扫地,这就像把一个傻子扶上了王的宝座,傻子以为自已真的是王可以渺视一切,忍不住脱口而出,我曰你祖宗。台下众臣面面相窥。余秀华和当年自称看见华南虎的周老虎如出一辙。

社会上有时盛行一股风气,例如早些年人们穿提高警惕的穿子,穿喇叭腿裤子,当时很时尚,但过了一段时间那些时尚根本不是美的存在,而是丑陋。特别喇叭腿裤不适应任何场合下的生产劳动,只能大街上走动走动。

余秀花的文字会不会也时尚一段时间象人们从前们的装饰一样自生自灭?这个话题谁也不好说。首先余秀花红遍了中国诗坛,不是一般的红。这种热度那一个文人学士都被左摇右摆压倒挤夸。人们开始细研余秀花的文字,倒底文学程度高到什么境界?是否诗体文风有推动力量?

诗歌长河中诗歌每前进一步都万分艰难,但一些瑕疵的东西不会闪光下去,这是必然。

不知道真相无法评论,不能怨枉一个残疾人,中国人的特点就是墙倒众人推,说捧一个人能把你捧上天,说推一个人能把你推进万丈深渊。不愿道听途说,愿媒体能给一个真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