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湖南省新邵县农村的杨静霆,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长沙一所大学,来到梦寐以求的大都市。父母省吃俭用,每月寄给她1000元生活费,但她发现同宿舍的女生大多来自大城市,家境优越,买上千元一件的名牌衣服、化妆品眼都不眨。杨静霆再看看身上廉价的衣服和化妆品,总感到低人一等。于是,她暗暗发誓,等毕业参加工作后一定要改变这种现状。

作为一名85后,医保中心的女出纳杨静霆平日给同事的印象是:大手大脚花钱,买奢侈品,背名牌包包,穿戴贵的衣服、首饰,开宝马、路虎。

参加工作的几年,杨静霆果然发了大财。平日里,她给同事的印象就是一个款姐,买奢侈品,背名牌包,穿贵的衣服,戴时尚首饰,开宝马名车。一个年轻的女孩,过着这样有钱人的日子,让人羡慕不已。然而,2018年5月,款姐杨静霆终于露出了原形,而真相更是让人吃惊:在4年时间里,她利用单位的管理漏洞,238次套取医保基金,总金额达到586万元。

这样的“有钱人的日子”在2018年5月28日露出了“原形”,而真相让人吃惊:在长达4年的时间内,杨静霆利用单位的管理漏洞,238次套取医保基金,总金额达到586.1747万元。

杨静霆大学毕业后,考入新邵县城乡居民医保管理服务中心工作。2012年年初,她开始担任该中心城乡居民医保基金出纳。那时,医保中心都是使用现金支票支付,由杨静霆管理支票本,会计伍某保管印章。2014年4月,医保中心开始全面使用网银支付,由杨静霆负责将补偿金额录入银行系统,伍某负责复核确认。

3月1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杨静霆贪污案一审判决书:湖南省新邵县人民法院以杨静霆犯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决显示,至判决时止,该案被套取的资金尚有435万余元没有归还。

不久,杨静霆发现单位支付存在漏洞。报账人持住院原始发票、诊断证明等资料到报账大厅窗口登记审核,审核员审核完以后,打印一张《补偿表》。杨静霆再根据《补偿表》中需要报销的医疗保险费用支付给病人,最后将当天所有《补偿表》汇总,支付总额只登记在每日第一张《补偿表》的空白处,便交给基金会计做账。后来,她发现会计伍某并没有对她每日所汇总的金额进行计算、复核,只是在月底按照她整理的每天第一张《补偿表》上填写的金额进行汇总做账,审核股审核的金额也没有与财务股对接。加上财务室人手不足,管理不规范,出现杨静霆与伍某经常互相代班,一人即可负责输入信息与复核支付的全部工作。杨静霆觉得这是一个发财的机会,萌发套取公款的念头。

女出纳的疯狂之举

这一天,杨静霆与会计互相代班。伍某的银行支票印鉴、U盾、操作系统密码,杨静霆都可以随便用。杨静霆趁伍某不在,先将石某的姓名、银行卡号、开户等信息输入基金出纳系统,然后再用她的U盾和系统密码登录会计操作系统进行复核、转账。第一次得手后,杨静霆非常紧张,担心会被发现。可几天过后,她发现会计并没有对她每天的支出总金额进行计算与复核,于是胆子越来越大,每当伍某不在的時候,她便开始作案。

杨静霆原工作单位是新邵县城乡居民医保管理服务中心,其前身是新邵县农村合作医疗管理办公室。该中心负责管理城乡居民医保基金。

杨静霆套取医保基金后,又是买车又是买房,有宝马、路虎2台车,平时喜欢买奢侈品,经常拿着名牌包,穿贵的衣服,花钱大手大脚。随着贪污金额越来越大,她有时也感到害怕,晚上经常睡不着觉,但平时开着豪车,穿戴名牌,当别人投来羡慕的目光,她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因此,一发不可收,4年时间共计作案200多起。

生于1985年的杨静霆于2010年7月8日至新邵县农合办工作,2012年初开始担任基金出纳。新邵县医保中心在2014年4月份前是用现金支票支付阶段,由杨静霆管理支票本,基金会计伍某保管印章;2014年4月份开始全面使用网银支付,由杨静霆负责将补偿金额录入银行系统,伍某负责复核确认。

2018年5月的一天,会计伍某发现多了一笔2.9万元的转账给石某的银行流水,但没有找到相应的《补偿表》,杨静霆承认这2.9万元是自己转出的。当天,伍某又查到另一笔钱也是这样打到石某的卡中,她便打电话报告了领导。随后,杨静霆承认石某是她的表弟,石某的卡就在她的包里。但纸包不住火,种种反常行为终于引起了会计与领导的警觉,杨静霆的疯狂违法行为也很快曝光。2019年2月22日,法院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杨静霆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被告人杨静霆的违法所得586万元予以追缴。

判决书显示,新邵县医保中心医疗保险基金支付的流程为:报账人持住院原始发票、诊断证明、出入院记录、医保卡等资料到报账大厅窗口登记审核。审核股工作人员审核完以后,打印一张《补偿表》。报账人持《补偿表》到基金出纳处开银行支票或者由出纳将报账人的姓名、银行卡等信息输入转账支付系统(银行电脑转账支付阶段),基金会计再次核对《补偿表》,核对完后在出纳开具的银行支票上盖章或者在电脑转账支付系统内确认转账。

法庭上,杨静霆对自己的犯罪行为追悔莫及。她一次次地哭诉:“都怨自己贪慕虚荣,才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选择一条遵纪守法的人生路。”但为时已晚,虚荣只能以悲剧收场。

杨静霆当时负责的工作是:根据已经审核完毕的《补偿表》中需要报销的医疗保险费用以现金支票或银行转账方式支付给病人,最后将当天所有《补偿表》整理汇总,支付总额按住院和门诊金额登记在每日第一张《补偿表》的空白处,然后一起交给基金会计做账。伍某对每一天所有报销的《补偿表》总额进行复核等工作。

判决书认定,杨静霆在基金出纳岗位上工作一段时间后,发现伍某不会对她每日所汇总的金额进行计算、复核,月底只会按照她整理的每天第一张《补偿表》上填写的金额进行汇总然后做账,审核股审核的金额未与财务股对接。由于财务室人手不足,管理不规范,出现杨静霆与伍某经常互相代班的情况,一人即可负责输入信息与复核支付的全部工作。当杨静霆发现以上问题后,加之当时处于经济紧张阶段,萌发套取公款的念头。

法院查明,自2014年3月20日杨静霆首次套取医保基金,到2018年5月23日,4年多时间内,杨静霆共计作案238次,套取医疗保险基金586.1747万元。

事情败露,投案自首

杨静霆的疯狂违法行为,在2018年5月28日被发现。

会计伍某证言称,2018年5月28日,她发现多了一笔2.9万元的转账给石某的银行流水并没有找到相应的《补偿表》,后杨静霆向她承认这2.9万是自己转出的,她要杨静霆马上把钱充回去。当天,她又查到另一笔钱也是这样打到石某的卡中,她便打电话报告了领导。随后,杨静霆承认石某是她的表弟,并承认石某的卡在她的包里,石某的卡里还有110513元。

经医保中心查询,更惊人的事实呈现出来。经初步统计,自2014年9月至2018年5月,杨静霆通过单位银行支付系统共计转出570多万元的医疗保险基金。

两天后,杨静霆在其丈夫陪同下,向新邵县监察委员会投案自首。

伍某称,2014年4月份开始,医保中心全面实行网上转账支付。她、杨静霆、张某三人都有一套操作系统,他们登录各自的操作系统都需要密码和U盾同时到位,才能够登录进去。因为财务室人手不足,她与杨静霆经常互相代班,她的银行支票印鉴、U盾、操作系统密码杨静霆都可以随便用。杨静霆每次都是趁她不在,先将石某的姓名、银行卡号、开户等信息输入基金出纳系统,然后再用她的U盾和系统密码登录会计操作系统进行复核、转账。

伍某认为,杨静霆挪用单位基金长达几年,主要是因为制度管理原因、人手不足,她作为基金会计没有对杨静霆每天的支出总金额进行计算与复核,基金会计凭证管理不规范。

奢侈生活:买车买房买名牌

“近两三年来,杨静霆又是买车又是买房,有宝马、路虎两台车,平时喜欢买奢侈品,经常拿着名牌包,穿贵的衣服,花钱大手大脚。”在判决书中,医保中心的多名证人作了相似的表述。

随着杨静霆被抓,她留给同事们“生活奢侈”的印象,也有了合理的解释。套现的500多万元具体被杨静霆花在了何处?

据法院查明,杨静霆套取医保基金后,用首付款买房,分期付款购买大众凌渡车一辆,后来又将凌渡车卖掉,于2016年11月22日向长沙市购买宝马520i系典雅型汽车一辆,首付154170元,余款23.6万元以三年分期付款;2017年,还全款购买路虎车一辆,裸车价34.3万元。

据杨静霆交代,她套取的医保基金除用于买房买车,还有奢侈品包、首饰服饰、美容美发美体、餐饮住宿、旅游等。她丈夫所有的衣服、鞋子、皮带、包等物品都是她买的,其家庭开支也是她自己负责。

办案机关查获的清单显示,“杨静霆购买贵重首饰49件,价值47万余元;各类女士手包、背包、钱包等36件,价值48万余元。”案发后,这些贵重物品多已经被杨静霆处理掉用于退还赃款。

判决显示,至判决时止,杨静霆尚有435.7934万元未归还。

新邵县人民法院认为,杨静霆在新邵县城乡居民医保管理服务中心担任基金出纳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套取、侵吞个人管理的医保专项基金586.1747万元,系特定款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贪污罪。

2019年2月22日,法院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杨静霆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被告人杨静霆的违法所得586.1747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已退还150.3813万元至新邵县城乡居民医保管理服务中心)。

(原标题:女出纳利用管理漏洞套医保金586万,买名牌开宝马生活奢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