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亮,乌黑,巨大,绸缎般的光泽,它正低头研究着两脚之间某个闪烁着微光的物件,见我走来,兀地凝固不动。那棕褐的眼睛直直地注视着我,又像凝望着我身后的某个地方,更像已经看透了我的存在。时值正午,而午夜的寒凉沿着我的脊椎升起。对峙片刻后,它国王一样漠然转过身,毫不费力地振翅远遁,趾间抓着它的玩物,在空中划出一道亮丝。多年以前,我与一只大约60厘米长的渡鸦相遇在黄石公园的某片林间草地,那种震撼,深埋记忆。

问:有谁画乌鸦能画得像一点的,包括它的象征,就如它的叫声使人心悲凉,是那么孤寂无助?
乌鸦,是一种不详的象征,见到它,听到它的叫声,是无论是巾帼英雄,还是热血男儿,都能能使他内心悲凉、愁肠干断。

应该是同样大小的渡鸦,在19世纪中叶的某个夜晚,降落在某年轻人书房门楣的一尊雅典娜神像上。“这不祥的古鸟”,“这幽灵般可怕的古鸦,漂泊来自夜的彼岸”,不论年轻人问它什么,它均回答:“永不复还。”爱伦·坡的长诗《乌鸦》塑造了西方文学史上最阴郁、最令人难忘的一只鸟,从那以后,作为地狱使者的渡鸦成为哥特风格的标准配置。

图片 1

乌鸦是鸦科成员,鸦科动物大约有117种,属于鸦科的鸟还有喜鹊、松鸦、红嘴山鸦、星鸦等。其中,鸦属才是我们俗话说的真正的乌鸦,既包括渡鸦,也包括秃鼻乌鸦和寒鸦。有趣的是,在古代,乌鸦的形象远没有如此负面。人类现存最古老的史诗《吉尔伽美什》的大洪水故事里,为了了解洪水是否已退,乌塔那匹兹姆从方舟上先后放出了鸽子、燕子和渡鸦,没有返回的渡鸦证明上天制造的苦难已经结束。由于乌鸦是一夫一妻制,在古埃及的象征体系中,乌鸦代表了忠诚的爱情。在古希腊,乌鸦亦为吉祥婚姻的象征。犹太律法虽然将乌鸦视为不洁的鸟类,但《圣经·旧约》里十次提到乌鸦,特别重要的是那一句:“你想乌鸦,也不种也不收,又没有仓又没有库,上帝尚且养活它。”

乌鸦食腐为生,腐代表死亡。所以乌鸦的生是靠其他生物的死来满足,闻鸦鸣自然悲切。

时下大热的电视剧《权力的游戏》把渡鸦作为重要的元素。如果从文化史上向前回溯,大约可以追溯至维京传统,作为至高无上的神,欧丁有时被称作“渡鸦之王”,他有两只渡鸦,分别叫“胡金”和“穆宁”。乌鸦的威严仪态、乌黑的颜色、对腐肉的喜爱,使其成为死亡的象征。但在另一面,它也被视为神奇的保护力量。比如在英格兰,禁止对渡鸦造成任何伤害,违者重罚。在民间信仰里,亚瑟王已经变成了渡鸦,人民生怕误杀这位传说中的君主。直到19世纪的最后几十年,这一传说依然在威尔士和康沃尔郡盛行,甚至衍生出一个变种:如果渡鸦离开伦敦塔,英国就会沦陷。1883年,伦敦塔的管理者开始驯养渡鸦,到现在已经成为一项大热的观光项目。

屎壳郎爱好食屎,所到之处便留臭味。

在东方,有一个把乌鸦与太阳相联系的远古神话传统。在《山海经》中,记载了“十日传说”,它们是天神帝俊与羲和的儿子,化身为“金乌”,栖于汤谷的扶桑树上,“一日方至,一日方出”。《淮南子》中说“日中有踆乌”,郭璞作注为“中有三足乌”,神化了的三足乌鸦,传递出乌鸦在文化中的分量。

乌鸦爱好食尸腐,所到之处便带来绝望与悲伤。

在讲究孝道的中国,民间赋予乌鸦很正面的形象,“乌鸦反哺”指成年乌鸦喂养小幼鸦,而幼鸦长大后,会反过来给老乌鸦喂食。比如唐代苏洞的《寒鸦诗》:“点点飞来绕水村,不缘街鼓识黄昏。当年口腹成疏弃,却保生全反哺恩。”《本草纲目》《增广贤文》和《孝经》等都有类似记载,与“羊羔跪乳”一样,“乌鸦反哺”是道德教育的一个典型。

很荣幸能够看到这个问题,也很高兴给大家分享我对这个问题看法与想法,废话不多说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个问题,那现在让我们一起探讨一下关于这个问题。

在中國,渡鸦少见,多见的是25厘米左右的寒鸦。几十上百,乃至成百上千寒鸦组成的聒噪鸦阵,是冬季里城乡生活的常见景观。或许是因为不像渡鸦那般有威慑感,从古至今,寒鸦翻飞于无数的诗行和画幅间。

在下面优质内容我为大家分享,首先我分享下我个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与想法,也希望我的分享能给大家带来帮助和快乐,同时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的分享。

唐张继所写《枫桥夜泊》中有“月落乌啼霜满天”,宋辛弃疾《鹧鸪天》中有“晚日寒鸦一片愁,柳塘新绿却温柔。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宋文天祥《沁园春》中说“古庙幽沉,仪容俨雅,枯木寒鸦几夕阳”,元马致远《天净沙》中有“枯藤老树昏鸦”。

有人说徐枯石画乌鸦更出彩,徐枯石受教于齐白石、王梦白、李若禅等诸大师。

寒鸦素来与夕阳、枯木、萧索、寂寥同构为黄昏意象,但偶尔成为主角,竟也大有磊落不凡之气。我独喜八大山人的《枯木寒鸦图》,败枝残石间栖息四只寒鸦,或相对而鸣,或并肩而睡,神完气足,白眼向人,有睥睨人间的孤傲。凡·高的遗作《麦田里的乌鸦》以群鸦铺陈死亡的翩跹,八大山人的群鸦则有特立独行的生命情态。与此类似,潮州有筝曲《寒鸦戏水》,清新明快,起伏跌宕,如闻其声,如见其形,演绎了寒鸦在水中嬉戏的热闹,生命,活泼泼地彰显。

徐枯石命运多舛,但是不改初心,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倔。他曾以乌鸦自况,画乌鸦立松树曰《三九图》。亦题:“恶行恶为敢揭发,好人好事到处传。”

在“文化”的乌鸦之外,生物的乌鸦亦值得研究。《伊索寓言》里“乌鸦喝水”的故事流传已久,暗示乌鸦会利用工具。2002年,科学家在牛津大学实验室对一只叫贝蒂的乌鸦进行观察,它能将一段金属掰弯做成钩子,来钩取难以够到的食物,这意味着乌鸦会制造工具。2014年,一只绰号叫“007”的天才乌鸦在英国广播公司拍摄的纪录片中大显身手,仅用了2分30秒,完成8个步骤:先是取得绳子系着的短木棍,用短木棍获取三个不同隔间里的三块石头,再用三块石头压住跷跷板获得另一端的长木棍,最后用长木棍扒出隔间里的肉。这昭示着乌鸦不仅能获取和使用工具,还拥有工作记忆,这是构成智力的很关键的一部分。

朱茂刚先生画《寒鸦图》,平尺小画,画一只乌鸦孤独的站在地上,做沉思状,几片落叶更显得深秋之萧杀和孤冷。朋友雅如堂一见倾心,脱口而说:“思想者,这不是一支普通的乌鸦,这是一支鸟中智者,是鸟中之王。它在沉思,孤寂地沉思。古往今来成大事者,从不凑热闹,都是孤独的,都是思想者。”一副画竟然给他这样一番感悟。可见此画的精彩。

乌鸦不仅智商令人惊叹,情商也叹为观止。鸟类学家们观察到,乌鸦会以馈赠礼物的形式向人类“报恩”。2015年,西雅图一个叫加比·曼恩的小女孩每天用托盘装些花生,放在院子里给乌鸦吃,在花生被吃掉后,盘子里偶尔会出现一些小玩意:一只耳环、螺栓、扣子、一根小小的白色塑料管、一小块印着best字样的金属片。托马斯·布格尼亚尔和同事对30只渡鸦的研究发现,当两只渡鸦发生剧烈争吵后,不到两分钟就会有旁观的渡鸦对受害者做出具有安抚意义的动作,包括为它梳理羽毛、和它亲嘴、用喙轻轻碰触它的身体、同时发出轻柔低沉的“抚慰”声,这意味着渡鸦拥有类似人的“同情关怀”。

齐白石画过很多幅群鸦图,其中他的《古树归鸦图》十分精彩。题曰:“八哥能语偏饶舌,鹦鹉能言有是非,省却人间烦恼事,斜阳古树看鸦归。”

在大脑方面,乌鸦处于或接近鸟类世界的顶峰,只有鹦鹉才能与之相提并论。或许是由于智力过剩,它们经常会玩一些自娱自乐的游戏,比如衔着一根小树枝飞向空中,扔下这个玩具,然后俯冲下来接住它。又比如敲碎倾斜屋顶上的积雪,用这些雪块作为雪橇向下滑。在人类看来,乌鸦的行为常常显得不可理解。博物学家大卫·奎曼认为,鸦科鸟类的整个氏族,充满了异常、古怪的行为,以至于它迫切需要的不是由鸟类学家,而是由精神病学家来解释。

胡适先生也以乌鸦自喻,他写有《老鸦》诗收入《尝试集》:“我大清早起,站在人家屋角上哑哑的啼,人家讨厌我,说我不吉利;我不能呢呢喃喃讨人欢喜!天寒风紧,无枝可栖,我整日飞去飞回,整日里又寒又饥,——我不能带着鞘翁翁央央的替人家飞,不能叫人家系在竹竿头,赚一把小米!”突然觉得,做一支不人云亦云的乌鸦,做一支讨人嫌的乌鸦也没什么不好!

下一篇 征兵体检

关于在以上我的精彩的分享是关于这个问题的解答与看法,都是我个人的想法与观点,在这里同时我希望我分享的这个问题的解答于分享能够帮助到大家。

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的解答,大家如果有更好的关于这个问题的解答与看法,望分享评论出来,共同走进这话题。

我在这里,发自内心真诚的祝大家每天开开心心工作快快乐乐,拥有好身体,同时也祝大家在自媒体行业有一个好的发展,谢谢。

最后欢迎大家关于这个问题畅所欲言,有喜欢我的记得关注下哦,每天为大家分享与解答我的想法与见解哦。

“古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马致远这首诗将乌鸦、瘦马、夕阳、断肠人融为一体,预示前景的昏暗与悲凉,此诗中有画,你似乎听到了乌鸦在黄昏时的哀鸣声。古人认为乌鸦是一种不吉祥鸟,与其形象乌暗与叫声以及常活动在黄昏有关,所以乌鸦的出现就给人一种郁闷及前途渺茫的感觉。

八大山人

中国画家画乌鸦,多画在暮色中。

恽南田的《古木寒鸦图》散发出浓浓的哀婉凄恻的格调。此为仿五代画家巨然的作品,画的就是暮色中的归鸦。在深秋季节,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落,一些习以为常的情景,古树、枯藤、莎草、云墙和寒鸦,但在南田的特殊处理下,却有独特的意味。左侧有南田一诗:“乌鹊将栖处,村烟欲上时。寒声何地起,风在最高枝。”落日村头,断鸿声里,晚霞渐去,寒风又起。地下,衰草随风偃伏;树上,枯枝随风摇曳,画中的一切似乎都在寒风中摇荡。他所画的古木枯树,树干没有一般所见的直立僵硬,树枝也没有习见的森然搏人的样子。在画家柔和的笔触下,干蜿蜒如神蛇,枝披拂有柳意,再加上盘旋的藤蔓,若隐若现的云墙篱落,树下曲曲的小路,逶迤的皋地,远处缥缈的暮烟,都是曲笔。这曲曲的景致,不是曼妙的轻歌,却是哀婉的衷曲。九曲回肠,委婉曲折,缥缈而不可测,所以,这幅画有一种神秘气息。画中对光影的处理非常细腻。这幅画特别引人注意的,是那一群暮鸦。晚来急风,在晚霞中,这群远翥的鸟归来了。虽然风很急,天渐冷,虽然是枯木老树,但远飞的鸟毕竟回到了自己的家。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唐寅的一帧扇面,上画枯木寒鸦,其有诗云:“风卷杨花逐马蹄,送君此去听朝鸡。谁知后夜相思处,一树寒鸦未定栖。”这一树乌鸦“拣尽寒枝不肯栖”的描写,再现的就是人生命的窘状。

  漂泊几乎是人类无法摆脱的宿命,回归是人类永恒的呼唤。“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这样的“乡关之恋”几乎在每一个人心灵中荡漾过。即使是生活在信息化的现代社会,人类的家园意识还是一样的强固。只要人在旅途中,就注定无法不回望。

愿大家能多些希望,多些努力,也务必居安思危,心存善念。

恽南田《古木寒鸦图》

唐寅(字伯虎)《枯木寒鸦图》

我会小鸡啄米图

恽南田《古木寒鸦图》

这个在于,,什么伤的最深,,你就会涂鸦出,那种

决定于作者眼中的世界是什么颜色

恽南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