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0日我在京东商城购买了一单书,其中就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彼得·潘》。单号是:99371591905。
这是我第一次阅读詹姆斯·巴里的作品。轮番读了三次,才勉强记得作者的名字。
故事情节不错。但是里面出现了一些错别字,错词,还有费解的句子。不知道是翻译错误还是编辑错误。
我拍出来给编辑们看看。封底还印了王蒙等名人的推荐。你们这样的编辑质量,印刷四次,一共40000册。对得起你们的品牌么?

巴里从来没有对彼得·潘的形象做过详细的描写。这给每一个读者和改编者留下许多想象和解释的余地。在剧本中,巴里说彼得·潘的衣服是用秋天的树叶和蜘蛛网连成的;在《彼得和温迪》和后来的《彼得·潘》中,他也只提“他是一个很可爱的男孩,穿着用干树叶和树桨做的衣服”,总是“一口小牙”。这很合乎神话中那个野生的“潘神”的身份。不过,尽管这样,在每个读者的心目中,或者在据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和为这个不朽形象所作的造型艺术中,都有一个非常相似的彼得·潘。

《彼得·潘》读后感(二):人文版《彼得·潘》出现若干低级错误!

巴里见到戴维斯这三个有趣的孩子,立刻就喜欢上他们了。新年的前夜,巴里夫妇参加一个午餐会,此间,在巴里的座位近旁,坐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巴里立刻惊异地看出,他就是他的朋友乔治、杰克和彼得的母亲西尔维亚·卢埃林·戴维斯。西尔维亚同样也惊异地看出,这个爱眨眼睛的神秘男子就是名作家J·M·巴里。西尔维亚为巴里对孩子的热情所感动,邀请巴里去她家。巴里马上就去了。

《彼得·潘》读后感(五):人文版《彼得潘》马爱农翻译——“约翰”错成“温迪”。

两年后,1904年,巴里又写了一个剧本《彼得·潘:或不愿长大的男孩》,该剧描写彼得·潘这个会飞的顽皮小男孩,与温迪·达林姐弟们,还有小精灵叮叮铃、遗失的孩子们、印第安公主虎莲,以及海盗胡克在“永无乡”的冒险故事。剧作于1904年12月27日在伦敦圣马丁巷的约克公爵剧院上演,获得极大的成功,连续演出多场。著名的《伦敦新闻画报》于1905年1月7日以《无边的幻想,梦一样的豪华》为题发表评论,极力赞美此剧。

我先给大家展示一下第5页的错误。当我提出“他们”应该是“她们”的时候,人文社编辑还狡辩——达林夫人的朋友比较笼统,用“他们”不能算错。大家再看看译林出版社出版的同样是马爱农翻译的《彼得·潘》。那本书就是用的“她们”。这说明“他们”和“他们”乱用,不是翻译者的问题,而是编辑的问题。

巴里最初是在1902年写了《小白鸟,或在肯幸顿花园的冒险》。小说的叙事者是一个脾气不好的单身男子,他家靠近伦敦的肯幸顿公园,在这里,他遇见一个小男孩,并给他讲了一个名叫彼得·潘的孩子的故事:这个彼得·潘是一个离家出逃的婴孩,他在“盘旋湖”中的一个岛上,跟小鸟和小精灵们一起生活。因为所有的婴孩原来都是小鸟,现在仍然还能飞,所以父母一定得把窗子关严,免得他们的婴孩夜里从窗口飞走。彼得·潘听他妈妈说过这事,激发他飞到了肯幸顿公园。在公园里,他既不是鸟,也不是婴孩,而是一个“又是鸟又是婴孩”的生物,他为这种独立自主的生活而骄傲,于是决定永远不要长大。但是最后,当他想要回家时,发现已经太迟了,因为他的母亲已经另外有一个婴孩了,且婴儿室的窗子都已经上了栓,他进不去了。

劣质课外读物线下有售 人民文学出版社这样回应

第123页,
“彼得,我们能去吗?”他们一条声儿地恳求道。他们想当然地以为如果他们都去,他也会去的,但实际上他们并不在乎。
Peter can we go ? they all cried imploringly. They took it for granted
that if they went he would go also , but really they scarcely cared.
英语原文最后一个“他们”确实写的“they”,但是从这句话来理解,是男孩们想跟温迪走,征求彼得的意见,他们以为,“如果我们跟温迪走,彼得肯定也会一起走的。”但是,实际上“彼得”并不在乎。
既然不在乎的是“彼得”,那么就应该用“他”。
你不能因为原文讲不通,有错,就直接硬译。

彼得·潘雕像

《彼得·潘》读后感(六):人文版《彼得·潘》出现若干低级错误!

《彼得·潘》的故事大致如下:

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很牛逼——我们没有错!全书12万字,我们组织编辑校对了,错误率只有万分之零点五——6处错!是合格图书!下面请看图!英文版明明写的“约翰”!马爱农2017年给译林出版社出版,也是“约翰”!到2018年给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成了“温迪”!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说是马爱农翻译错误,和编辑无关。我认为是编辑校对错误,不是翻译错误。马爱农自己却保持沉默!梁实秋当初翻译的也是“约翰”。看来还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厉害!错字,别字,语法错误一样不少!现在人名都可以错!

童话主人公彼得·潘的最后名是“潘”,它源于希腊神话中的丰产神,赫尔墨斯的儿子“潘神”,它长了一对山羊的角,还有山羊的腿与耳朵,经常居住在高山上,关心羊群和牛群,和牧人一样吹吹笛子。在古代作家的作品中,它被描述为一个富有活力、精力无穷、且又有些未开化的生命。巴里笔下的彼得·潘不是小精灵,只因他长期生活在“永无乡”,使他像是苏格兰传统中的小精灵,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混杂了冷酷和仁慈、细心和轻率、傲慢和温柔、伤感和凶暴的性格,是一个具有经典意义的形象。

人民文学出版社《彼得·潘》马爱农翻译纠错——这些错她是照搬英语原文造成的。
一部好的翻译作品,其实就是在尊重原文的基础的上再创作。

詹姆斯·巴里

第122页,
“哦,不会,”温迪说,迅速理清了思路,“这只意味着在客厅里摆几张床,在最初的几个星期四,他们可以藏在帘子后面。”
原文确实也是这样的: Oh no,said Wendy,rapidly thinking it out ,it will
only mean having a few beds in the drawing room; they can be hidden
behind the screens on first Thursdays.
但是,从原文来看,后面是温迪想的内容。英文确实是加了双引号,但是翻译成中文加双引号就会形成人称代词转换问题——“他们”必须变成“你们”。
还有“星期四”。原文确实是写的“Thursdays”。
直接成“最初的几个星期四”显然不符合中国人的思维习惯——难道只有“星期四”需要躲藏,其他日子就可以大大方方出来了?作者的本意是“在最初的几个星期里,男孩们先躲一躲。”
这样处理比较好——
①“哦,不会,”温迪说,迅速理清了思路,“这只意味着在客厅里摆几张床,在最初的几个星期里,你们可以藏在帘子后面。”——作为温迪说的内容直接引用,变换人称代词。
②“哦,不会,”温迪说,迅速理清了思路,这只意味着在客厅里摆几张床,在最初的几个星期里,他们可以藏在帘子后面。——作为温迪想的内容,去掉双引号。

詹姆斯·巴里是苏格兰作家和戏剧家。他生于安格斯的基里缪尔,曾在爱丁堡大学就读;1885年定居伦敦后,抱着要成为一位作家的愿望自由撰稿,先后出版了《古老轻松的田园诗》、《瑟拉姆的窗户》、《小牧师》和《多愁善感的汤米》等作品,已有一定的知名度。

《彼得·潘》读后感(一):人文版《彼得·潘》错误百出

彼得·潘,一个不愿长大的孩子,从家里逃了出来,先是在肯幸顿公园游荡,随后就在一座远离英国的“永无乡”永住了下来。在这奇异的岛上,住有印第安人部落,还有一帮强盗,以及各种野兽、人鱼、小仙人,当然还有一群被大人遗失了的孩子。彼得·潘就是这些人的队长。在这里,他们既不用上学读书,也不必学规矩,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不时倒还可以碰上一两件冒险的事,挺快活的。唯一遗憾的是,他们全是男孩子,不懂得料理生活,需要有一位母亲。但彼得·潘看不上人间的成年母亲,而希望找一位小姑娘做母亲。于是在一个繁星满天的夏夜,他飞到伦敦,趁达林先生和达林太太外出赴宴,为他们做保姆的狗娜娜也被锁住的时候,飞进他家的育儿室,诱使小女孩温迪和她的两个弟弟约翰和迈克尔跟他飞到了“永无乡”。于是,这三个来自内陆的孩子便过起奇妙生活,温迪还做了这些孩子们的小母亲。他们在地下的家里,经过树洞出入;在礁湖里玩人鱼的水泡游戏,和印第安人进行游戏战争,搭救过他们的首领———美丽高傲的虎莲公主;此外还有孩子们被劫持到海盗船,得到永无鸟的救助,彼得和海盗头子胡克的决战,使他掉进鳄鱼之口等等惊险故事。最后,温迪思念母亲了,央求彼得送他们回到了伦敦的家。多年以后,温迪长大了,自己也做了母亲,彼得又把温迪的小女儿简带去永无乡。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小母亲不断更换,彼得却始终是个满口乳牙的小男孩。

· 人民文学出版社——马爱农翻译的《彼得·潘》纠错
第41页,“直落”,应该是“坠落”。 英汉对照看一下。 ①and that was a danger,
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for the moment they popped off, 他们一头栽倒, down
they fell. 就会直落下去。 ② There he goes again ! “他又下去了!” he
would cry gleefully, 彼得开心地喊道, as Michael suddenly dropped like a
stone. 看着迈克尔像石头一样坠落下去。 ③He can sleep in the air without
falling, 他能在空中睡觉而不坠落, faii落下,降落,跌下。过去式是fell.
③falling——你们翻译成“坠落”。 ①fell down——你翻译成“直落”。
现在分词和过去式,变来变去它都是一个意思。你们这里不是翻译错误,而是编辑校对错误!
你们把“坠落”,输入成“直落”了。编辑还说翻译成直落“很贴切!”

更有意思的是还出现一些有关彼得·潘故事的续编:斯蒂文·斯皮尔伯格1991年的影片《胡克船长》描写彼得·潘长大、有了孩子后,一次去看望也已成人的温迪时,胡克船长劫持了他的孩子,迫使他与胡克作了一场最后的决战。罗宾·巴德2002年导演的电影《重返永无乡》描写二战期间,温迪的女儿简被胡克船长绑架,彼得·潘把她救了出来,要求她去做迷失的孩子们的新“母亲”。还有作家戴维·巴里和里德利·皮尔逊合作创作了《彼得和隐蔽盗贼》等多部描写彼得·潘和温迪的系列冒险故事及《血潮》等多部“永无乡”的系列故事,其中有几本已经成为畅销童书。还有作家杰拉尔丁·马克考里恩描写温迪、约翰和多数迷失的孩子们回到永无乡取代了胡克船长的位置的小说,被认为是《彼得和温迪》的最好的续篇。

《彼得·潘》读后感(四):人民文学出版社——马爱农翻译的《彼得·潘》硬译造成费解

巴里的家离肯幸顿公园很近,他喜欢带着那只叫“珀托斯”的纽芬兰狗,去这公园散步。1897年的那天,他在那里遇见戴维斯家的三个孩子,和他们交上了朋友。

2019年7月10日我在京东商城购买了一单书,其中就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彼得·潘》。单号是:99371591905。
这是我第一次阅读詹姆斯·巴里的作品。轮番读了三次,才勉强记得作者的名字。
故事情节不错。但是里面出现了一些错别字,错词,还有费解的句子。不知道是翻译错误还是编辑错误。
我拍出来给编辑们看看。封底还印了王蒙等名人的推荐。你们这样的编辑质量,印刷四次,一共40000册。对得起你们的品牌么?
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电话,任何时间拨打,都是无人接听。图书版权页留的电话010-65233595无人接听,官网留的电话010-65241362无人接听。微博私聊你们了,无人回应,可见,你们的态度是多么傲慢!你们的服务是多么差!
这种书,你们是请前文化部部长王蒙推荐的,请部编版《语文》课本主编温儒敏推荐的,还有视频广告!但是编辑,校对质量却是这么差!你们怎么去关心全国的中小学生?这样错误百出的图书能向全国中小学生大力推荐吗?
人民文学出版社说自己“不忘初心”,是目前还拥有“校对科”的少数出版社之一,坚持“三审三校”,力争把错误率降至最低。出版讲究的是“工匠精神”,慢工出细活。这方面人民文学出版社一直在努力实践。
面对众多出版来路可疑、内容不完整、没有专业编辑把关、存在严重编校质量问题的同类书,它们的劣势,正是我社“教育部统编《语文》推荐阅读丛书”的优势。
这话讲得非常漂亮!可是再看看你们出版的《彼得·潘》,你还有底气这么吹么?
第5页。 她讨厌达林夫人的朋友来参观儿童房,一旦他们真的来了,
“他们”,应该改成“她们”。 第6页 说到底,虚无地其实就是一个岛,
“虚无地”,应该是“虚无岛”。 第24页 叮叮说,应该是“叮叮当说”
尽管“叮叮”,是“叮叮当”简称。这里应该是全称。第29页,出现“叮叮”,下面写了备注。如果24页用的简称,备注就应该放在24页。
第89页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危险,温迪看见了,打了个冷战。
应该是“奇怪的微笑”。从上下文,还有第161页的相关文字可以推断。 第122页
“哦,不会,”温迪说,迅速理清了思路,“这只意味着在客厅里摆几张床,在最初的几个星期四,他们可以藏在帘子后面。”
既然用的双引号,那就是直接引用。里面的“他们”,应该是“你们”。“星期四”,应该是“星期里”。
第127页
据从大屠杀中死里逃生的那些侦察员事后叙述,胡克似乎根本没有在小山丘上停留,虽然就着曚昽的天光他肯定看见了它:
这里描写的是夜晚,应该用“朦胧”。 曚昽:形容日光不明。 朦胧:形容月光不明。
第134页 这只奇怪的队伍,应该是“这支奇怪的队伍”。 第151页
接着,他们得到了这个夜之夜最离奇的意外。
“夜之夜”怎么解?不知道英语原文是什么。也没有其他译本对比。 第171页
她朝日间儿童房走去时, “日间”,应该是“里间”。 第172页
他又朝里张望,看看音乐为什么停了,这是他看见达林夫人把脑袋贴在钢琴上,眼里噙着两颗泪珠。
“这是”,应该是“这时”。 第175页
他们拖了帽子,在达林夫人面前站成一排,后悔不该穿着海盗衣服。
“拖”,应该是“脱”。 第182页 又是一年年过去,温迪有了一个女儿。
“一年年”,应该是“一年”。
简发明了用被子蒙住她和妈妈的头,形成一个帐篷,然后在可怕的黑暗中轻声说:
“我们现在看见了什么?” 这里是个病句!成分残缺。
简发明了一种讲故事的方法——用被子蒙住她和妈妈的头,形成一个帐篷,然后在可怕的黑暗中轻声说:
“我们现在看见什么?” 13,第28页。
“是这样的,温迪,第一个婴儿第一次大笑时,他的笑声碎成了一千片,跳向四面八方,这就是仙子的来源。”
“第一个婴儿第一次大笑时”,应该是“当一个婴儿第一次大笑时,” 参考178页。
14,第41页 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他们一头栽倒,就会直落下去。
“直落”,应该是“坠落”。 15,第76页 我正好有时间把灰姑娘的故事讲完。
——“灰姑娘”缺少书名号。 应该是,“我正好有时间把《灰姑娘》的故事讲完。”
参考第32页
“彼得,”温迪兴奋地说,“那是《灰姑娘》的故事,后来王子找到她了,他们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16,第76页
一群仙子参加完狂欢回家,摇摇晃晃地从他身上爬过。换了别的男孩在夜里挡住仙子的路,她们肯定会搞些恶作剧,但她们只是拧乐拧彼得的鼻子,就过去了。
这里“一群仙子”,两次使用“她们”代替。 P178页,谈到仙子,用的“他们”。
他们住在树梢上的巢里。淡紫色的是男孩,白色的是女孩,蓝色的是小糊涂虫,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
由此可见,“仙子”有男孩,也有女孩。所以“一群仙子”的代词应该用“他们”,而不是“她们”。这里就是两个错!

在《彼得·潘》中,“孩子们每人有一株空心树”,这是他们的“地下的家”,“这个家像所有的家一样”,有大厅,有卧室、起居室,也有床铺,有桌子,等等,都非常奇妙,凳子是地上长出的五颜六色的蘑菇。故事的最后,尽管不愿长大的彼得始终都是这么个样,他的好朋友温迪已经有一个女儿简,后来温迪“她头发变白了”,她的女儿简也有了一个女儿玛格丽特。只有彼得·潘“还和从前一样,一点没变……还长着满口的乳牙”。

《彼得·潘》是一本由20著作,平装出版的2018-4图书,本书定价:195,页数:,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彼得·潘》读后感(三):人民文学出版社——马爱农翻译的《彼得·潘》纠错

虽然和《小白鸟》不同,《彼得·潘》里的彼得·潘已经不是婴儿,而是一个比较大的男孩了。他居住在“永无乡”,在那里干一些像西尔维亚的孩子们常干的那种冒险。但童话中也交待了他的过去,即在《小白鸟》里的身世。在《彼得·潘》中,这位小主人公告诉其他几个“遗失的孩子”,说“很久以前”,他离开父母、飞出家之后,“也和你们一样,相信我的母亲会永远开着窗子等我;所以,我在外面呆了一个月又一个月才飞回去;可是,窗子已经上了栓,因为母亲已经把我全忘了,另有一个小男孩睡在了我的床上。”就这样,他一直待在“永无乡”。

伦敦“海德公园”西面的“肯幸顿花园”是一处著名的花园群。它原来属英国王宫肯幸顿宫的皇家花园,占地111公顷,约275英亩。这里到处是花丛林木,欣赏不完的幽美景色,特别是彼得·潘的青铜雕像,这个两腿叉开、双臂挥舞、像要腾空起飞的小男孩,吸引着每一个孩子,甚至许多成人。

在《彼得·潘》中,巴里把故事背景达林的家设置在伦敦布卢姆斯伯里的那条破旧的街道“门牌14号的那所宅子里”。“不过,”作家告诉采访者说,“你也可以随便把它放在任何一个你所喜欢的地方,只要你认为这是你的家,大概都不算错。”漂亮的达林太太是以西尔维亚为原型的。

亚瑟·卢埃林·戴维斯是一位受人尊重的大律师,他和他的妻子西尔维亚当时已有三个孩子:五岁的乔治、四岁的约翰和一岁的彼得;后来又于1900年生了迈克尔,于1903年生了尼古拉斯――尼科。每天,戴维斯家的保姆玛丽·霍奇森都会带乔治、杰克和一岁的婴孩彼得来公园玩。巴里性喜孩子,他平时就喜欢跟孩子而不是跟成人交往,他也很容易成为孩子们的朋友,他那特有的幽默和怪异的故事很快就使孩子们不把他看成一个成人。


彼得·潘是作家詹姆斯·巴里笔下的不朽人物,肯幸顿花园是这个孩子和他的团队的主要活动场所。巴里也是1897年在这里获得灵感,创造出彼得·潘这个形象和他的有趣故事的。

创建于1840年代、曾经多次改制的“霍德和斯托顿”公司原是一家出版宗教和世俗题材的出版社,它从《彼得·潘:或不愿长大的男孩》演出的成功中看到潜在的商机,便设法将原来是斯克里勃纳兄弟公司出版的这部长达368页的《小白鸟》中,抽出第13至18章,以《彼得·潘在肯幸顿公园》为题,并配上50幅著名画家亚瑟·拉克姆极其精致优美的插图,于1906年重版。这部重版书也取得很大的成功,成为当年的“圣诞礼书”。后来,这部书经不断改编和补充,成为一部中篇童话,以《彼得和温迪》为题,于1911年出版,后来又改题为《潘和温迪》,最后就简化为《彼得·潘》。

1903年,巴里开始创作他最著名的童话《彼得·潘》。

1901年,巴里去黑湖别墅戴维斯家做客,在那里,他以戴维斯的孩子们做海盗游戏的照片制成相册,题名《逃生黑湖岛的男孩》,很使他们全家喜欢。此后不久,巴里就成了他家的常客。巴里的情感完全倾注在西尔维亚的孩子们身上。正是与这些孩子的感情,激发了巴里的灵感,让他写出了彼得·潘的故事。

巴里年轻时一定听过或读过不少苏格兰小精灵的故事,特别在他作为爱好苏格兰民间传说的作家华尔特·司各特的粉丝那段时期。只是他的故事中的小精灵,却不是维多利亚时代的长有一对轻盈小翅膀的仙子,而是古老苏格兰民间传统中的小精灵。在这类故事中,小精灵把孩子引诱进他们的树心或者山洞,在那里过一天,人间已经过了一百年,于是当孩子们回到家,他们的父母都已经去世。

肯幸顿宫

如今,彼得·潘的形象已经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不但《彼得·潘》被译成多种语言出版,1912年经巴里应允,由雕塑家乔治·弗兰普顿创作了彼得·潘的像树立在肯幸顿公园外,根据这座像的模型重创的彼得·潘像,还在英国的利物浦、比利时的布鲁塞尔、美国新泽西州的卡姆登、澳大利亚的珀斯、加拿大的多伦多和加拿大的新约翰等六地建立起来。此外,另有一座由另一位艺术家创作的彼得·潘像还树立在巴里的诞生地基里缪尔,又有一座由雕塑家戴蒙德·拜伦·奥康诺创作、表现彼得·潘和叮叮铃在一起的彼得·潘青铜雕像,也已经于2000年在伦敦揭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