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大年三十,我和爱人只要是不回双方
父母家过年,我都会给老家乡下母亲打个问候电话,给异地城里的丈母娘发个大红包。

可今年却在发红包环节上出了差错。

直到红包里的钱返回到我的卡里时,我才发现我把发给丈母娘的红包错发给了老家乡下母亲的手机里。

于是,我赶紧补了一个红包发给丈母娘,并按惯例填上总金额,留言:妈,春节快乐!

不到一刻钟,红包被接收。收到回复:谢谢姑爷!

静下来想想,母亲虽然开通了手机微信,但不会打开红包也很正常。记得有一次,母亲向我连发了三次视频聊天信号,正在上班的我接通了视频,还没等母亲说什么,我生硬的话语已传了过去:“我在上班,有事晚上说。”

母亲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支支吾吾地回着:“视频是邻居你张姨帮着弄的,她说只要你接收,我就能天天看见你!”母亲神色略显尴尬。

尽管后来我在电话里解释了一番,可母亲却再也没有向我发过视频聊天信号。

不久,母亲在车祸中离开了人世。

母亲瘦弱的身躯静静地躺着,双眼紧闭,面如白纸。我不敢相信母亲就这样离开了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