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听写大会观后感

人类出现文字的时候,最初的文字基本都是象形文字,在发展的长河中,慢慢的很多象形文字消失了,唯独中国的汉字保留下来,成为当今唯一的一种流通的象形文字。在汉字的发展历史上,最初的甲骨文,到隶书、篆书,楷书,今天的汉字,虽然形状有不同,但依旧保留着象形文字的特点。为什么?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有汉字流传下来?

国学家”误国,科学家才能拯救汉字。“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用死记硬背来消磨国人学习文字的乐趣,用将来注定要用计算机来做的事情来强占孩子们的宝贵光阴;而科学家们默默地把古老的汉字带入了新的领域,他们发明了汉字激光照排,汉字处理软件,区位码,汉字库,五笔字型,智能输入法,手写识别……在一群“国学家”扭捏作态,瓦釜雷鸣的同时,是科学家保持了汉字的生机活力,赋予汉字真正的青春!

图片 1

华丽丽的分割线。作为曾经省实验中学的机修,以及现在计算机行业的从业人员,我是怀着批判的心情去观赏这个节目的,不瞒阎女士,毛女士和杨先生说,我对高中语文怀有深深的敌意。但是我当然是不会在现实中发表以上言论的。现实中的言论要平和,细致,娓娓动听,最关键的是要提出建设性意见。如下:

其实,汉字的发展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在众多的汉字,原始的象形文字中流传到现在,有的写法已经消失了,与最初的象形文字,是有出入的。在甲骨文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端倪,不过,正正方方的汉字,依旧流传了千年。

邓小平曾经说过:“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在这个日新月异的现代世界中,汉字,乃至整个教育本身,都必须要正视这种瞬息万变的挑战。

文字是否能流传下来,我们要看它的社会功能是否还存在。如果不存在,或者是书写的基础,或者使用不方便,它就慢慢的变成消失,或者某些政治因素,直接改变文字的书写方式和使用的范围。在中国历史上,秦始皇统一天下,统一文字,其实,把六国各国使用的文字变成只有秦国使用的文字,今天我们看到的汉字,就是秦始皇统一天下以后流传下来的文字。这说明,文字的流行,与政治是离不开的。正如今天我们提倡汉语的简化字一样,是新中国成立后政府行为。越南的去汉字运动是政府行为,在短时间内,不用使用汉字,使用另一种文字。这样我就看到了,文字能流传下来,与政治传承性直接关系的。而中国历史2000多年来,一直保持一个传统,就是稳定的大统一文化,对汉族文化的高度认同,这样,文化的认同,就是文字的认同。这种高度稳定的政体也是保证文字流传千年的基础。历史上很多民族由于受到侵略,国家灭亡造成文字的消失,文明中断,汉字却没有发生这种事情。

不可否认,从体裁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这个节目超越了《百家讲坛》和《走进科学》,真正吸引了多数公众的眼球,达到了普及汉字,广泛宣传国学的作用。但是另一方面,从内容上,我认为,必须用与时俱进的、科学的视角,去审视它的作用。

图片 2

首先发表我对汉字作用的认识。我认为,排除掉感情因素,文字只是一种符号,一种载体,就如同人类的肤色,计算机和手机的操作系统一样,并没有截然的优劣之分。例如,英语由于字母较少,而容易在计算机和互联网中表达(要表达所有拉丁字母和常用符号,只需要最多8位二进制数字就可以了,而汉字及其常用符号通常需要16二进制数字位),但是汉字却拥有信息密度更大的优势,例如,同样的文件翻译成各国语言,通常中文版的篇幅最短。而微博有140个字的限制,使用汉字所能包含的内容是最多的。容易看出,一种人类文字,字母较少则容易编码,字母较多则信息量大,这两种优势是共轭的,必居其一,可以折中,不能兼得。由此可知,语言本身的特性并不是语言命运的决定因素。

一种文字还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很多文字变成拉丁化,汉字也经过类似的经历,当年鲁迅等人提出“汉字不灭
中国必亡”,为此遭到今天大多数人们的批判,其实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如果我处在那个时代,恐怕我也会支持汉字字母化。现在人很难理解,那个时代中华文明的生存环境是多么的恶劣多么的危难,在那个时代,中华文明确实到了灭亡的边缘,而其原因,一开始我们以为是我们的“船不坚炮不利”,但是通过进一步了解发现,我们的文明在列强面前是全方位的落后,而落后的文明是注定要被灭亡的,即使你刻意去保护他,也无法改变他的命运,印地安文明就是例子,可以说,那个时代防在第一位的,是救亡救亡还是救亡。

但是,为什么人类历史上一些语言取得了优势地位,而一些语言却失传或者不再使用了呢?例如,拉丁语就是一种不再使用的语言,现在仅仅在某些场合下应用,利用的是其“因为不再使用而不再变化”的特性;一千年前阿拉伯语是世界上最为通用的语言,当时很多先进的思想和书籍是通过阿拉伯语来传播和保存,但是现在其地位早已让位给了英语。

近代工业崛起,特别是互联网电脑的出现,字母文字的优势,随着打字机的发明,变的更加明显,大大提高了整个社会效率,而民族的竞争就是社会效率的竞争,试想,当西方人可以快速准确打下文字并方便的电传的时候,我们却还要用手写。

我们思考一些相似的问题:为什么Windows成为了个人计算机上最流行的操作系统而不是Linux和Mac?为什么苹果iOS和Android成为了手机上最流行的操作系统,而WindowsPhone只是小众的选择?并不是系统功能有差别,一种操作系统的基本功能,用另一种操作系统也完全可以实现。比如,任何计算机操作系统都有图形界面,都可以用来上网,等等;任何手机操作系统都可以接打电话,收发短信,上网,GPS定位,触摸屏,等等。

那么是什么让汉字避免了灭亡的命运呢?这就要感谢计算机汉字输入法的发明,正是这一发明,彻底扭转了汉字的命运,使得汉字的输入速度超过了字母文字的输入速度,甚至还使汉字的某些优势得以发扬,从而是汉字彻底摆脱了只能手写,无法适应现代社会的危机。

但是,Windows首先结合了图形界面和硬件兼容这两大优势,比当时其他操作系统更易于使用,支持更多更便宜的硬件设备,所以赢得了用户和硬件厂商的大力支持;iOS首先创造了“应用商店”这种充分发挥软件开发者积极性的模式,赢得了开发者的热情和最丰富的应用。

图片 3

操作系统的兴衰是最近才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事情,相比于过去几千年的历史,我们了解的细节可以更多,分析可以更准确。从中我们发现,载体承载的方式,承载的内容,以及承载的创造力决定了载体的优劣,这三点经常是相互促进,相互影响的。例如,Windows系统的路线是“方式→内容和创造力”而iOS则是“创造力→方式和内容”。

但是今天汉字依旧面临着巨大压力,比如计算机编程,就不能用汉字直接编程,很多计算机编程语言都是拉丁字母,国际交往中主要语言也是拉丁文,国际贸易中很多商人都是,西方人,这游戏规则,发达国家也都是西方,这个时候时的语言也都是西方语言,对汉语的全球生存空间受到压制,随着中国的经济崛起,国力增强,现在的压力逐渐变的减轻。但汉语学习难度大于拉丁文字,这也是影响未来汉语流通的一个因素。

我认为,同为载体的文字也是如此。

现在想一想,假如当初汉字输入法没有被发明,我们现在就无法输入汉字交流,只能先学了英语,再用英语回帖,于是电脑无法普及,面对世界的进步,你还会反对汉字字母化吗?总之,一句话,是计算机汉字输入法,打印机,复印机挽救了汉字的命运。

秦汉时期笔和纸的发明对汉字的成型和普及作用是不能抹杀的。直到如今,纸亦是最为廉价的实体书写材料,对于中国文化普及的作用可想而知。毛笔则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汉字的字形和艺术性。西方文字多为规则的几何图形,而汉字中则有多种曲折的笔画,而且仅仅一个点就可以有多种笔锋的变化。书法是中国特有的艺术,世界上只有汉字是专门为了纸笔书写而设计的,因为纸笔的普及与汉字成型几乎同在秦汉时期,而其他文明语言成型的时候都还没有纸和毛笔这些廉价而优秀的书写材料,有的甚至还要口口相传,所以其他文明所创造的文字信息量和准确程度远不如中国文明。这是一个典型的“方式→内容和创造力”的例子。

汉字之所以流行,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纸张的发明,中国纸张书写工具的发明领先世界。为汉字及汉语在中华大地普及传承做了重要的贡献,后来印刷术的出现,更是大大的方便了人们阅读使用汉字,中华的传统经典得以传承。

一千年前,远见卓识的穆罕默德曾经说:“即使知识远在中国,亦当求之。”于是当统一的阿拉伯帝国横亘于亚非欧大陆时,阿拉伯语成为了传播世界知识的载体:来自中国的四大发明,来自印度的数学,来自欧洲的经典科学和哲学。但是,几代统治者之后,阿拉伯帝国渐渐落入了因循守旧和宗教教条主义的窠臼,尤其是近代以来,渐渐被积极传播文化思想和不断创造新科学技术的英语所超越。这个例子中,前半段是“内容→方式和创造力”,而后半段是反向的“创造力→方式和内容”。

图片 4

现代以来,英语在科学技术的基础上进一步首先占据了计算机和互联网领域,即使日本人发明的编程语言亦要使用英文单词来表达,这再次巩固了其世界上最广泛使用语言的地位。而汉语也由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而影响力逐渐恢复。现在,世界上的知识和信息在以大爆炸的速度不断创造产生,语言的承载方式、内容和创造力也在飞快地互相促进发展。

历史上中华民族在受到外族入侵的时候,特别是清朝,政府直接使用满文,民间很多书籍都是用汉字书写的,而汉族文化的文明远高于少数民族的文明,最后很多少数民族也被汉族同化,而满文也成为历史符号。同时期的文明古国,比如埃及,巴比伦,在受到外族入侵的时候,外族人强行推行他们的文字,而埃及巴比伦的本土人,并不能熟悉的掌握着自己的文字,能书写自己文字的人也不是很多,这里除了没有,便于书写的材料,还有就是教育文化水平不高,并没有使这里的文明和文字,融合本国人民生活的生活之中,一旦外族入侵时,本民族的文字很容易被代替,国家只有少部分人使用文字,这是很危险的而当时他们恰恰是这种情况。

以上三个事例表明,不论是内容,方式还是内在创造力,科学才是语言发展的根本动力。

在中国这种情况恰恰没有,汉字融合在人们生活中的角落之中,就算是平民,也会使用一些汉字来计算,书写自己的名字,春节的时候写对联,书写祖先的牌位,民间还能看到很多书籍,这样就会汉字留下了广大的基础,正是这些基础,使汉字一直很难被取消取缔,汉字有着强大的生命力,成为唯一流传下来的象形文字,当今仍在使用的象形文字。

随着竹简代替了青铜,纸笔代替了竹简,活字印刷又代替了纸笔。随着科学的进步,创造、传播和保存信息的手段也越来越方便,廉价和普及。在这种时代背景下,提笔忘字真的是一种退步吗?我们发现,古代人不乏记忆力很好的例子,东汉时,张衡“一览便知”;三国时,张松“过目成诵”。印度的史诗《摩柯婆罗多》,西藏的史诗《萨格尔王》,洋洋洒洒数百篇,完完全全由口耳相传。但是现代,偶尔有小儿能够背诵几篇名篇,甚至圆周率若干位数,而被誉为“神童”。正式学习工作的场合,有时需要背诵一些古诗古文,一些精彩桥段,却再没有需要长篇大论背诵的情况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人类的记忆力并没有退化,因为根据自然选择原理,历史上没有什么因素会去让记忆力更差的人类个体留下更多的后代从而拉低人类整体的记忆力——甚至通过一些现代化的训练方法,现代人的记忆能力很可能会超越古代人。但是由于环境的变化,纸笔,印刷术等记录传播工具的出现,人类已经不需要把绝大多数信息保存在大脑里通过口耳相传了。书籍的传播效率和信息量远远超越了人本身,而且保存时间也可以远远超过人的寿命。和那些延长四肢和视力的工具一样,人类的大脑功能也被延长了。

近几十年来,个人计算机和便携智能设备逐渐成为了人类创造、传播和保存信息的主要媒体。虽然纸笔、纸质出版物等传统媒体仍然存在,但是其书写速度、书写便利性、交流互动性和信息量等指标皆远远不及前二者。在一家现代化的生产力部门中,信息的编写、汇总、统计、交流等,几乎完全依赖于计算机和手持智能设备,离开这些工具就寸步难行。

写到这里,我必须对那些致力于将古老的汉字信息化,使我们能够在今天的计算机上方便地阅读和书写的科学家们致以最高的敬意。发明汉字激光照排的王选,发明五笔字型的王永民,发明汉字处理软件的求伯君,发明网络智能拼音输入法的马占凯,等等,还有更多的成果,我们甚至说不出幕后工作者的姓名:区位码,汉字字库,汉字手写识别,汉字语音识别……有他们的成果,汉字才在今天依然是一种生机勃勃的语言,活跃在生产力和互联网的前沿;否则,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汉字很可能会迅速地被淘汰,例如,我们将不得不使用英语工作和上网,而中文内容就会像图片和乐谱那样,需要花费更多的流量才能传输,而且难以准确归类搜索。某种意义上说,是这些科学家们真正拯救了汉语。

由于信息化的借力,汉语已经更加容易学习使用了。使用智能输入法,包括智能设备的12键输入法,普通人的打字速度要大幅超越写字速度。而且对于不认识的汉字、词语、成语和典故,可以方便地使用互联网来查询,比翻字典还要省时省力得多;在可预见的将来,很可能语音识别可以代替键盘成为主要的输入设备——虽然现在它还只是一个娱乐功能——届时汉字的书写速度和便利程度还会更上一个台阶;在互联网上查找成语典故、名家名句等引用资料,可以直接复制粘贴到自己的作品中,相比于传统的图书馆查阅和手抄,效率更是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倍;另外,使用计算机可以方便地任意修改已经写完的文字,而手写稿就不得不改完之后再重新抄写了。综上所述,虽然现在我们还可以认为手写是一项重要的能力,但是它已经渐渐不是最重要的,未来可能也不是每个人都必须掌握的能力了。就像纸笔已经流行之后的甲骨文和金文,我们仍然可以阅读它,欣赏它,但是它的传承任务可以交给艺术家们,而不是普通大众了。

可能有些人会认为我的观点非常激进,但是你们一定要注意到我们周围的世界变化的速度。我的一位大学教授讲,他年轻的时候,计算机的概念还是占满整个屋子,用纸带来存储程序和资料,笨重、耗电、经常出错、一只蛾子落在电路板上就可以轻易摧毁的,外强中干的机器。但是很快磁带便代替了纸带,软磁盘代替了磁带,硬盘又代替了软磁盘……几十年后的现在,每个人手上都有一部智能手机,它的计算能力和可靠性可以碾压那时一间屋子大的计算机;而一张蓝光DVD可以存储那时全世界的计算机程序;那位教授年轻时擅长的,阅读纸带程序的能力,现在早已成为屠龙之技。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汉语的“书写”方式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以计算机和智能技术为代表的科技革命再一次解放了人类的生产力,它把人类从重复性的、记忆性的、计算性的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让人类可以专注于创造性的、规划性的脑力劳动。

我们今天研究、宣传国学,也必须要顺应这个潮流才行。应当适度忽略那些将来注定要由计算机来做的事情,而重视创造性的能力。例如,在汉字听写大会节目中,考察某些生僻字的书写方式,这在现代工作生活环境下,实在有些太过时了。这样的题目任何普通人都可以通过网络快速查找到答案,嘉宾席上的那些国学大师存在感实在不强。不如设计一些更具创造性的模式,例如设计某场景语境,让双方选手各写出一个成语、歇后语,甚至流行语来形容,然后专家点评,最后专家和观众投票。这样的开放性问题即使利用计算机和互联网也是很难直接搜索到答案的,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国学大师为选手见招拆招,随机应变的点评,而不是仅仅照本宣科念答案了。

如果将这种思路带入到我们日常的语文教育中,那么也许可以深刻地改变我们教育的体制,或者内容。即使这种体制,这些内容看起来有些超前,甚至在世界上也是首创——我们可以借鉴其他国家教育长处,但是不一定要照搬——毕竟我国提出九年义务教育的时候,还有很多孩子没有书念,而现在即使不是每个人都拥有个人计算机或智能设备,至少他也见过。我们现在是世界第二强国,而且是发展速度最快的大国,我们有广袤的国土,丰富的资源,最勤劳智慧的人民,还有什么是我们不能实现的呢?

  • 海洋天堂观后感
  • 国庆阅兵观后感
  • 郭明义观后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