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死掉的弟兄们送到窑里,不要让炮弹炸着。”谷子地对排长焦大棚说道。

我妈问我集结号和投名状哪个好看,我还真说不出来,虽然都是战争,虽然都是兄弟,却是完全不同的阐释方式,不对,压根就完全不是一回事。
 
集结号也很好看,虽然看完后我产生了有些长的感觉,这证明它的结构显然很有问题,但是整个电影还是很吸引人的,而且感动的地方比投名状更多。哦不对,我凭什么要拿他俩这么生比呢,只因为都是贺岁档,这对二者实在都不公平,俺们比较文学概论的范方俊说了,不能轻易就抓来两部作品乱比。
 
被晚饭打击的朋友们不要有抵触心理,冯小刚用集结号证明了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起码台词和表现张力的功夫就着实令我佩服,他可以在那么紧张或者那么悲壮的时候用一句台词把你逗乐,他还可以在下一秒紧接着让你哭出来,他甚至可以让你眼泪还没来得及抹干就又不得不笑了出来。我以前总是反对贺岁片悲得不行大过年的搞得大家很忧郁,可是我真的不反对这种又哭又笑,边哭边笑,哭完笑完心里还挺暖和的贺岁片。
 
看完了集结号我受到了两点鼓舞,一是我们的战争片终于不再是一味的唱赞歌了,二是我预计陈凯歌的下一部作品应该会很好看,因为导演们似乎开始摸到了大片的门道,而陈凯歌同志按理说应该从馒头中总结出更多的经验与教训。
 
虽然整部电影我都不错眼珠,但我仍然很是不解冯小刚同志为什么要把高潮放在片子一个小时的地方,这样解放之后一次次的延宕便显得有些不知所谓,我甚至觉得排在演员表第二位的大烙饼这个角色很是突兀,之前九连的兄弟情谊还没有很好的发挥,又来了个大鹏的替身,难道只是因为他官比较大可以后来帮助谷子地么。影片被生生斩断又强行接了起来,感觉就好像酣畅淋漓后戛然而止,一大口气倒了很久却再没续上。我估摸冯小刚是受了原著的桎梏,那个名字很土的小说大概重点放在谷子地为弟兄们讨公道上面了,可是电影前面打仗拍得太high了,后面就不免平淡,以致有些头重脚轻了。
 
记得有人说斯皮尔伯格因为排出不朽的拯救大兵瑞恩毁了战争片的市场,可是这个巅峰之后大大小小的战争片还是这么前赴后继,也许场面上是无法超越了,终究还是有自己对战争的阐释不得不说。我承认如果单论战争场面,集结号离瑞恩还有很大的距离,我国电影事业的落后不是一朝一夕便可以追上,但是中华民族对于战争的情结恐怕只能由中国人自己演绎才会引起真正的共鸣。我是远离战争的一代,所以就算再怎么身临其境也终是肤浅,可是通过这惊心动魄的一个小水珠,我仿佛窥见了那历史真相的一斑。
 
以前喜欢看战争片是因为觉得场面极为过瘾,看起来很爽,现在忽然意识到这是多么罪恶的想法,战争是很残酷的,我却简单的认为它只是酷而已。忽然明白战争的震撼并不只是停留在场面的壮烈,它是在用这极端暴力血腥的方式猛烈地撞击着心灵,赤裸地拷问着人性,将人类最美好的一面和最丑陋的一面全部发挥到极致。在战场上,我们会无私的牺牲自己的生命,也会疯狂的嗜杀自己的同类,我们对战友有多爱,就对敌人有多恨,但是我们忘记了,每一条生命都是一样的珍贵。
 
忽然觉得历史书很可怕,一个简单的死伤人数,就浓缩了多少条血淋淋的人命,一场艰苦卓绝惨烈异常的战役,也不过简化为一句冷漠的客观描述。这个电影又何尝不是如此,九连47人全军覆没,然而历史的战争中不知道还有多少同样或更大的牺牲,多少明知死路一条却奋不顾身的以卵击石,多少一瞬间烟消云散再也找不回姓名的尸体,多少不明所以长埋于地下的悲剧。
 
集结号拍得很真实,没有重大事件,没有豪华阵容,甚至没有大人物和反面角色,只是讲述了一群小士兵的故事,以致于我一直在犹豫应不应该叫它大片。但是也许可以说它以小见大吧,谷子地在禁闭时对于怕死的真情流露,胡军在谷子地念叨“你一个,我一个,还有谁”之后突然静音的五秒钟定格,冒死去给连长拿表的吕宽沟为了几亩地留在战场的理由,总是烙饼不离手的焦大鹏絮絮叨叨的家书,看似不起眼的刻画,却呈现出了最真实的士兵形象,带给了我们最真实的感动。
 
谷子地一个小小的连长,拥有兄弟连中dick的才智,却远没有后者的幸运,他是最不怕死的,可是他偏偏怎么也死不了,我想,他未必比他的弟兄幸福,也许有时候,一死了之反而是最爽快地结局。他最触动我的一幕是嘲笑大烙饼后那句啃烙饼的脑袋搬了家,看似不动声色的痛彻心肺,难怪大烙饼让他留了下来。王金存的形象也很值得寻味,最开始看着他那与其他士兵格格不入的懦弱我跟爸妈说这不糟噤知识分子呢么,但是后来果然如谷子地所料,见了黑子的血如泉涌,他一下子坚强了起来,终究没有让连长失望。看着十几年后挖出的窑洞里骷髅旁边的那副眼镜,我想,其实勇敢不一定多么伟大,也许只是因为除了豁出去再没有别的选择。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总是有很多牵挂一定很怕死,但是看到焦大鹏冲出去的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我这么容易激动的人到时候头脑一发热应该是什么都顾不上了吧,死亡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想冯小刚那平淡的结局应该是为了审核可以通过,因为呼应了开头的那个号的特写本来可以作为最后一幕,但是他却又加了谷子地在去往旧窑子路上的两度回首,其实看到那一包烟的时候谷子地应该就明白自己要被牺牲了吧,可是他还是执著的等着集结号。总觉得谷子地的不安透出了冯小刚的不甘,尽管不敢公然批判,他还是道出了自己的微词,也许上面的确是为大局着想,但是为了三营不被敌人咬,真的就可以牺牲九连的弟兄全部被咬死么?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没错。只不过那似乎不得不作出的牺牲,是不是真的就可以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
 
这就是战争的矛盾,人性的悖论。

“下辈子还做兄弟。”这就是这个片子主题。吕宽沟和姜茂存冒着生命危险去找手表,残存的九连士兵自愿留下陪连长,眼睛半瞎的谷子地独自一人去媒山上挖弟兄们的遗体,统统都是围绕着“兄弟”这一主题。

  • 朗读者影评
  • 罗生门影评
  • 低俗小说影评

电影落幕,对观众的震憾却仍未消失,这不是一部酣畅淋漓、雄壮到底的战争片,也不是一部字字血泪、催人泪下的回忆录。但《集结号》却表现出远超过其篇幅的东西,如同一部短篇的士兵史诗,只能令人肃然起敬。

“连长,我没有给你丢脸吧?”受了绝命伤的文化教员问道。谷子地摸了摸他的头,“没,下辈子还做兄弟。”

不过还有另外一个优秀的军人,他的做法和谷子地有点不一样。在1944年的冬季,101空降师在德国边境和德国人隔河对峙。团长命令e连派一支小队半夜渡河深入敌境抓一名俘虏过来——这真是一个危险的任务。营长温特斯少校亲自安排了这次任务,大兵们在漆黑的夜里偷偷过河,袭击了敌军的一个据点,抓住了一个俘虏,然而在行动中一名弟兄受了致命伤,悲愤交加的大兵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伴垂死哀嚎,然后慢慢被死神夺去生命。

集结号影评

对比鲜明的前后两段是电影《集结号》很突出的一个特点,这也是许多影评不断争论的一个问题。最大的一个争议是后半部慢节奏的叙事削弱了整部电影铁骨铮铮、惨烈悲壮的主题。有评论认为后半段占的篇幅过长、比例过重,是电影的一个失败;也有说电影前后反差太大,令人不适。

比起兄弟,组织就不是那么贴心了。打仗时候不吹集结号放他们鸽子不说,打完仗后售后服务做得也不好。赵二斗对急着找部队的谷子地,师里面压了十几万封信,全是找部队的。想想也是,那时候组织刚刚把朝鲜人民从美帝国主义的魔掌中拯救出来,让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又忙着解放全世界三分之二的受苦人民,哪有功夫管这十几万人的个人小事。当然,组织有时候也蛮好的,比如征兵的时候,给你带着大红花,让你骑着大洋马,后面敲锣打鼓,别提多有面子啊。

《高山下的花环》中,作为尖刀连的九连在连长梁三喜的带领下以一昼夜的时间攻下敌人的364高地,该高地据说美军要用一个加强团花半年才可拿下,九连战士几乎全军覆没,连长梁三喜亦壮烈牺牲。曾想当逃兵的指导员赵蒙生带着忏悔的心情开始追寻烈士们的足迹。《安德的游戏》与《死者代言人》是相对独立的两部书,但两部书讲叙的是一个故事,《安德的游戏》是对指挥官安德战斗经历的描写,而《死者代言人》中的安德则在为自己过去的行径自责。

从审美的角度来说,这种表现手法却可以说是独特的,而且相较于完整紧凑的故事它具有更强的表现力。这并不是《集结号》的首创,小说《高山下的花环》、《安德的游戏》及其下部《死者代言人》均采用了同样的模式:前半段紧张激烈的战争场面与后半段战场归来者心路历程的奇妙结合。

团长过来了,热情洋溢地赞扬了大兵们的勇气,称赞他们为团部争了光,然后下达了第二个命令——晚上再渡河去找一名俘虏。团长走后,温特斯少校开始布置任务,在某处用橡皮艇过河,然后在对岸某处集结,然后袭击某处敌军据点,最后他说道:“晚上在营地睡觉,然后明天交给我一份过河后没有抓到俘虏的战报。”士兵们吃惊地交换眼神,但是他们如释重负,因为不用因为团长想为团部争光而冒险。

“黑子,到下面后好好歇着。”谷子地抱着牺牲的黑子说道。

在这里我不想争论温特斯少校和谷子地的做法谁对谁错,我只想问一下,如果你当兵,你愿意是当谷子地的兵,还是愿意当温特斯的兵?当然,他们都是优秀的军人,也是优秀的上司和兄弟。

如果说九连的士兵们是为了对连长的兄弟情坚守在阵地上,那么连长谷子地又是为了什么留在阵地上死活不撤退呢?就为了团长一句话:“没听到集结号,打到最后一个人也不许撤退。”

在我们熟知的一些战争片中,敌人总是溃不成军,好人往往以一敌百,而力图还原战争真实的《集结号》将把人从神身边拉回来。

《集结号》中的谷子地与赵蒙生和安德有相似之处,但又不尽相同。谷子地的痛苦中也有“悔过”的成份,他后悔在焦大鹏告诉他集结号吹响劝他撤走时,他却要坚守。但谷子地更主要的是在坚持自己的信念,是要为死去的弟兄讨回“烈士”的封号。与上述两部作品相比,《集结号》后半部的反思要单纯、直接得多,体现出一种最平民化、最纯粹却也最令人为之动容的强烈情感。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打仗就要靠战友了。《集结号》有一个很有趣的细节,就是战友们互相称呼对方“弟兄”或“兄弟”,而不是传统的“同志”。当打退敌军两次攻击后,死伤惨重的士兵开始崩溃,谎报军情宣称听到了集结号,然而谷子地一句:“我没听到集结号,我要留下。听到集结号的,可以走。”就把所有兄弟留下来。很显然,让兄弟们留下的不是军令、使命感、荣誉感或者类似“为了新中国”等等的口号,否则他们根本不会谎报军情了。他们留下是为了和连长同伤共死。而相对的,谷子地回报他们的是千方百计的证明他们是烈士——不停地给组织写信,独自一人去媒山挖弟兄们的尸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活着的目标就是让兄弟们的死能够换回700斤的小米。

《集结号》的拍摄,既有规模宏大的战争场面,也有注重细节的巷战镜头。记者探班时恰逢攻坚战突破城门的一场戏。韩国技术人员正在按照冯小刚的要求埋炸点,这些技术人员曾为《太极旗飘扬》制作战争效果。他们为这场戏使用了最新的气爆技术,可以保证20厘米外的人不会受伤。因此,《集结号》中我们看到的,不再是过去一些战争片中“战士”躲着炸点和子弹跑,“好人怎么炸都炸不死的”的神奇场面,相反,这里的“战士”们将迎着炸点上。

首先这个片子告诉我们战争原来是残酷的。南北战争时期的南方名将伯特·李将军曾说道:“战争如此残酷是件好事,否则就会有人喜欢它。”不过看以往我党拍的片子,我们是很难感觉到战争的残酷,比如《小兵张嘎》,一个小孩子把日本人耍的团团传;比如《绝境逢生》,潘长江拿着把铁锤在全副武装的日本人堆里杀个几近几出,最后力尽铁锤脱手而飞还砸倒一个人;还有《地雷战》、《地道战》,全副武装的日本军队居然奈何不了一群没有经过军事训练的平民。这在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发生,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意思是拿没有经过军事训练的百姓作战,跟抛弃他们没有什么两样。平民和武装到牙齿的军队作战,是占不了便宜,胜了也是惨胜。大部分国产战争片中,智勇双全的主角在子弹横飞的战场总是能无所畏惧,轻松搞定敌人,顺便还能泡个mm。俺们党这么拍片子是用心良苦,都是为了俺们好,生怕俺们不敢上战场,或者一上战场就开小差,所以把战争片拍的既温馨又轻松。

正是因为每一次牺牲都非常宝贵,以往的战争片中经常出现的“主动请战”剧情这次也不会再有,这些符号化的革命英雄主义场面在《集结号》剧本中被做了更多人性化的细节处理,比如最英勇的排长焦大鹏,为了保留连队血脉在关键时刻选择了撤退。冯小刚表示:“这部电影我要解决这么一个问题,没有一个人是愿意打仗的,他一定是怕打仗的,怕死是人的本性,我必须把这种真实感还原出来。剧中主角谷子地除了坚定不移执行命令,考虑得最多的就是士兵的生命。”

上述作品都会给人一种“老兵回忆录”的感觉,这大概也是众多影评质疑《集结号》的一个主要原因:战争片就该重战争轻回忆,回忆录则该重回忆轻战争,《集结号》偏“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这不弄成了“四不象”?确实,前后两段的反差有互相削弱的作用,甚至会令后半段显得拖沓冗长,这是这种“一分为二”的手法难以避免的缺陷。然而,它所展现的十分独特且难以替代的艺术效果却是不可忽视的。看过电影便会了解:电影的重头戏在后部,那么为何要着力表现前部呢?按照一般“回忆录”的模式,战争的描写应该是穿插在老兵的思绪中,有时甚至是略写和淡化处理的。而《集结号》对战争不吝笔墨浓墨重彩,将其完完整整展示给观众,竟毫用了整部片子一半的时间,使人简直要以为这是部单纯的战争片了。这使观众深刻地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听什么传奇故事,而是亲自见证这场真实的斗,是在与主人公一起出生入死。这样,当电影叙述到后半段时观众才会明白为什么谷子地那么痛苦又那么执着,会更深刻地理解电影要告诉人们什么。前半段,影院中沉默肃穆,惨烈的战争场面让人们感觉到每一个牺牲都是壮烈的;后半段,观众们无声垂泪,一个人的苦苦追寻令人们意识到“每一个牺牲都是永垂不朽”的。

集结号影评

镜头从对准将军改为描写普通士兵,英雄也“怕死”不会主动请战、牺牲时更不会高喊口号撞枪子儿……正在辽宁宽甸紧张拍摄《集结号》的冯小刚日前接受记者探班采访时表示:电影表现战争的方式有很多种,作为第一部大制作的战争商业大片,《集结号》也会凸显英雄主义,但肯定不是传统的主旋律战争片。冯小刚希望通过这部影片至少讲清楚一件事情,“怕死是人类的本性,但在这种本能下主角谷子地又做出勇敢的举动,这个反差,对比出来才是真正的英雄。”

一开场便是硝烟弥漫、弹片纷飞,每一个镜头都似要扼住观众的呼吸,如同第五交响曲《命运》,每个节拍都能震摄人心。叙事的节奏快得像在与死亡竞赛——不是高潮迭起,而是一个不断提高、不停垒升的浪头,在升至极限那一刻轰然崩塌,造成毁天灭地的海啸。这一刻,壮观激烈的战争场面戛然而止,《命运》的第一乐章结束了,第二乐章在舒缓柔和的小提琴声中轻轻展开,故事变成对一个人的讲述,对惟一一个幸存者的娓娓道来。

有人说这个片子很像《兄弟连》或者《拯救大兵雷恩》,那是因为所有的战场都是大同小异,战场是怎么样的呢?血肉模糊的躯体、断裂的四肢、满地横流的血水、和泥土混杂在一起的内脏、因为恐惧和痛苦而面目狰狞的士兵。如果是冷兵器时代,你还可以看到满地乱滚的人头;如果是热兵器,你可以看到浑身冒火的钢铁怪兽。谷子地曰:“子弹头上飞,手榴弹挡下满地滚,神仙也得尿。”斯言是也!但是我们的战争片中却很少能看到普通士兵脸上的恐惧,在大部分片子里,如果有死亡,主角们总是英勇大无畏的死去,配角则无足轻重地死去,间或爆出一声惨叫。很少能在我军士兵的脸上看到恐惧。我们的导演和编剧用英雄主义掩盖了对战争的恐惧。只有《集结号》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恐惧,当文教员慌乱地躲避着同伴的尸体的时候、当遍体鳞伤的士兵颤抖地告诉连长集结号响了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这种恐惧,也看到了人性——凡是人,总会害怕死亡,机器和螺丝钉是不会害怕的。

谷子地吃力地将最后一名弟兄的尸体拖到煤窑里,细心放好。

在《集结号》中,我们看到的战士不再英勇无敌,也看不到那些符号化的革命英雄主义场面,因为在导演冯小刚看来,怕死是人类的本性,没有人愿意打仗。

俗话说军令如山,在中国人的概念中,来自上级的军令是有点神圣不可侵犯的。当年孙子受命训练宫女,王妃担任队长,但宫女们在训练时嘻嘻哈哈,不听指挥,孙子以军法将队长处死,杀了妃子后,宫女们言听计从。在这个故事中,不听命令本身就导致死刑。作为一个优秀的军人,谷子地忠实地执行了这个命令,为此不不惜陪上他自己的生命和骨肉相连的弟兄们。

集结号影评

《集结号》的剧本非常简练有力,比如过去战争英雄站起来一边豪言壮语一边机枪扫射,四周倒了一大片自己还没事儿,但这次不少英雄“刚站起来还来不及说一声‘啊’,就已经中弹阵亡了”。冯小刚表示,影片希望从士兵角度塑造一系列有血有肉的英雄形象,他们将脱下高大全的外衣,一个个真实地牺牲在战场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