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朋友离婚了,确切地说,是被离婚了。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年纪越大,你会发现朋友越少,因为大家都会越来越现实,友谊在现实面前很脆弱。有人说,友情就是一场江湖,处世之道,尽在一个“义”字。江湖依旧在,情义剩多少?昔日上海滩老大杜月笙也曾说过:“不要怕欠人家人情,只要懂得还就好了。”江湖人来人往,懂得还的,又剩多少?明哲保身的年代里,愿我们都能,世事洞明,却不以世故待人,世态炎凉,却依然有情相温。高晓松置顶了一条微博,只有10个字:谢谢旧时光,一切皆有情。浅浅的话,是对陪伴了大家七年的《晓说》,最深的告别。最后一期节目里,编剧史航调侃着说道:“七年了,高晓松已经变成了高老松。”高晓松,呵呵一笑。50岁了,是不小了。历经沧桑,人到中年,他早已在现实和生活中,练就了一身的痞里痞气,轻佻贫嘴。就是这样一个活成了“人精”的老男人,却在遭逢“友情”时,暴露了他内心深处的“少年气”与“天真”。高晓松《晓说》未完结时,高晓松找来韩寒,一起聊了两期节目。其中,讲了一个俩人对骂成哥们儿的故事。2006年,作家白烨写了一篇《80后的现状与未来》,文中提到了韩寒和他的作品。随后,韩寒在博客上发表了文章,《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逼》,以此反驳。两人正面开战,一场“韩白之争”,在文学圈愈演愈烈。作家陆天明站出来为白烨说话,结果遭到韩寒和粉丝的攻击,陆川导演看到父亲被骂,也站出来炮轰韩寒,结果,刚出头,就败下阵来。高晓松和陆川是哥们儿,看到哥们儿被骂得那么惨,再看韩寒一人单挑一圈人,觉得此人太猖狂了,他要为哥们儿出口气,并在自己的博客中说要起诉韩寒:“你在《三重门》里,全文引用了我的《青春无悔》,未获我同意,现在依法依情依理明白告诉你:我不同意!请依法把你与此有关的,各种单行本、选集、文集从书架上拿下来,把我写的文字全部删掉,再放上去,卖!”不仅附上了律师函,还挑明了说:你和你的追随者们,疯狂骂了我哥儿们陆川和他父亲陆天明,就是看你骂人看不过去了,来找你的茬。原本以为是个大招,结果,还是输给了攻势猛烈的韩粉,难以招架的高晓松,一度关掉了博客。“川儿,虽然没帮上你多大忙,哥们尽力了。”韩寒最后说了一句话:“高处不胜寒。”意思就是,高晓松赢不了韩寒。多年后,高晓松自己也说:“博客时代,我们都玩儿不过韩寒。”大张旗鼓地出场,轰轰烈烈地输了,这样不顾一切往前冲,和陆川一起昼夜不停,忙着删韩寒粉丝围攻留言的高晓松,一点也没有了平时那副油腔滑调的做派。明哲保身的年代里,比起输赢,更让我们羡慕的,或许就是这种兄弟义气吧。韩寒韩寒也是性情中人,一场骂战,让他和高晓松不打不相识。面对高晓松的起诉,他说:“我的确引用了高晓松的歌词,而且引用时没有注明作者,高晓松告我天经地义,他帮哥们儿也是天经地义。”韩寒呼吁粉丝,不要去谩骂别人。同时还发文感慨:“父亲(陆天明)跟人吵架,儿子(陆川)跳出来。兄弟(陆川)跟人吵架,又有哥们儿(高晓松)跳出来。像他(高晓松)这种‘为朋友插自己两刀’的做法,真是让人佩服。”吟到恩仇心事涌,江湖侠骨已无多。看看如此磊落的韩寒,高晓松一下子有了好感:“你终于开了金口,在文章里呼吁你的粉丝不要骂脏话了!我这官司也不打了,你如果一定要支付我稿费,那就帮我捐给希望工程吧,但也算我收了稿费,所以,你有权利继续引用我的歌词。”2010年08月05日,韩寒、陆川、高晓松,一笑泯恩仇。彼时双方交恶,此刻惺惺相惜。互相看顺眼了,还怎么当敌人?几年后,韩寒深陷“抄袭门”,在这场舆论漩涡中,高晓松亦如当初那般,再次站出来,只不过,这一次他力挺韩寒:“我看过韩寒的小说,那肯定不是代笔。”2011年5月,高晓松因酒驾被拘,恰逢他执导的电影《大武生》的宣传阶段。狱中,高晓松给韩寒打了一个电话:“电影在上海首映,你能去捧个场吗?”首映当天,韩寒在山东有车赛,结束后,他直奔上海首映礼现场,来不及捯饬一下自己,就直接上台帮高晓松宣传:“晓松不在,我们帮他把这事给办了吧。”后来,高晓松在节目中聊起这件事:“其实我当时,还给上海另外几个腕儿也打了电话,但只有韩寒一个人去了,而且,韩寒是几个人里面,最不喜欢社交的那一个。”他感慨到:“人生有这样一段经历,你才能看出人心。”常把友情挂嘴边的人,也可能人心凉薄。懂世故,却敢“天真”,才是可交之人。朴树如果说,高晓松和韩寒的“天真”,是跌入俗世之后,还有一些不愿妥协的东西,让他们为之坚守。那朴树的“天真”,则是与所有看不惯的,都不兼容。他与世界格格不入,不会场面话,不愿接商演,喜欢的,不喜欢的,从不迂回,都是直来直去。话不多,说出的每一个字,透着一丝少年气。高晓松最穷的时候,想找朴树借15万,朴树不爱说话,只回了他俩字:账号。过一段时间,朴树也没钱了,又给高晓松发了两个字:还钱。听起来幼稚可笑,却又让人无比羡慕。生疏的关系,才需要寒暄,真正的朋友,从不必多言。甚至,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他会愿意为你,放下自己的原则。2013年,朴树接了一场商演,乐队里的吉他手程鑫得了癌症,朴树急需要用钱。那一年,朴树带着程鑫四处治疗,即便费用昂贵,即便医生们都说没必要手术了,朴树还是不愿放弃,他四处托人,去各大医院找名医。经纪人小建问他:“这几个月治疗,花掉了你几年的收入。你要想清楚了,你卡里的钱根本不够。”朴树回答到:“不够我们就去签公司,卖身嘛。跟救人比起来,合约算什么。”为了朋友,他愿意放弃原则和自由,但程鑫,没有给他卖身的机会。2014年2月,程鑫去世了。朴树最后对他的承诺是:“我们哥几个,保证照顾你妈。”之后,乐队每一场演出的收入,朴树都拿出一部分,让小建给程鑫的母亲寄过去。如果不是有一次小建说漏了嘴,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些事情。结果却是,小建被朴树大骂:“你这嘴,真他妈碎。”何为少年意气?深谙世事的年纪里,为了兄弟,可以仗义执言,可以义无反顾,也可以义不容辞。出走半生,人到中年,早已过了“单纯”的年纪,依然可以坚守着内心深处的“天真”。张恩超讲过一件小事:世界杯的时候,他和高晓松、宋柯一群老友去刘欢家看球。休息时聊起音乐,刘欢打开钢琴,随性地弹唱起来。“高晓松一下就泪流满面,哗哗地流泪。”面对朋友,他依然保留着一颗赤子之心,真诚柔软。或许已经阅尽人心、明白许许多多的大道理,但面对你,我依然选择坦诚。友情面前,永远有藏不住的热血,永远学不会圆滑、世故。还记得高晓松曾经在《奇葩说》上,说过一段话:“什么叫真正的友情?说哥们走,砸店去。哗哗哗,站起来抄家伙的,不是那最好的朋友。真正的好朋友,是唯一敢说‘你丫坐下’的。”他和老狼之间,就是这样。两人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是黄金搭档,一个作词组曲,一个唱歌。2011年,高晓松那次出狱后,老狼塞给他十万块钱:“你一直花钱大手大脚,没钱了,我养你。”而那时的老狼,境况也很窘迫,却毫不犹豫地拿钱给他。这样的朋友,也曾闹翻过,两个人对彼此直言不讳。高晓松说老狼:“他耳根子软,经常听别人说校园民谣没意思,就想转型玩摇滚,我觉得这样不对,就跟他吵。”老狼说高晓松:“他是个很有才华的人,但是过于自负、过于恃才傲物。”吵到最严重时,两人掀桌子砸椅子,就此决裂好几年没联系。但在外面,提起老狼,高晓松依然是赞不绝口:“校园民谣,还是老狼唱得最好。”王尔德在《夜莺与玫瑰》里说:“人都会说好话,讨人家的欢喜,但作为真正的朋友,反而说的都是难听的。朋友绝不会顾忌你的感受而天天拍马逢迎,如果他是真正的好朋友,必定直言不讳,因为他知道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你好。”所谓“天真”,不过是越过成熟,选择真心。所谓“少年”,不过是出走半生,初心尚未失守。有人说,友情就是一场江湖,处世之道,尽在一个“义”字。江湖依旧在,情义剩多少?昔日上海滩老大杜月笙也曾说过:“不要怕欠人家人情,只要懂得还就好了。”江湖人来人往,懂得还的,又剩多少?高晓松说,《晓说》这个名字,是韩寒起的;韩寒说,《后会无期》主题曲,是朴树唱的;朴树说,20多年前怀才不遇时,遇到了高晓松;韩寒电影上映时,高晓松为他作曲了《飞驰的人生》。看似没有过多交集的几个人,各自忙碌,却又彼此欣赏。这是什么神仙友谊?或许,因为稀缺,我们更觉得,这样的友情太可贵,或许,因为失去,我们方醒悟,坚守的初心最难得。今日归来不晚,与故人重来,天真作少年。明哲保身的年代里,愿我们都能,世事洞明,却不以世故待人,世态炎凉,却依然有情相温。

他悲一脸愤地跟我抱怨说:
男人要是没钱,什么也不是!妻子嫌弃你、朋友忽视你、生活打击你!

从今往后,我就一个目标,就是搞钱!把失去的统统用钱买回来!

我就跟他说:如果你失去的这些,全都能用钱来买到,那你觉得它真吗?

朋友冷静下来后,叹了口气,对我摇了摇头。

这个时代,钱确实无比重要,可它也有它的局限,它买不来感情,也换不来岁月。

那些真正贵的东西,都是钱买不到的。

男人的自信,从来就不是钱给的。

朋友给你安慰

2011年,酒驾的高晓松和人发生了追尾,被拘留了6个月。

在监狱里的那段时间,正是高晓松人生的最低谷。

舆论的嘲笑、内心的自责、事业的停滞,一度让高晓松难以承受。

又正赶上他拍的《大武生》在上海做宣传,高晓松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找人帮他站台。

他给认识的人打了一圈电话。

然而,只有一个最不爱社交的韩寒去了。

韩寒的相助,让身在监狱的高晓松,感到了莫大的慰藉。

几个月后,高晓松出狱,身无分文。

朋友老狼毫不犹豫地给了他10万,并跟他说:你一直花钱大手大脚,没钱了,我养你。

后来,事业蒸蒸日上的高晓松,再次回看那些往事,总觉得能交到这些朋友,是他人生最大的幸运。

对一个男人来说,“假”朋友是花钱就可以买来的,而真正的朋友花多少钱也买不到。

一生能寻得三两个这样的知己,足矣。

每当你面临困境时,他们都会在关键时刻拉你一把。

一个男人的外在自信,靠的就是朋友。

家人给你底气

朋友小张是个倔性子。

去年他拿着自己存下的3万块钱,非要跑到广州去闯荡。

父亲坚决不同意他的想法,可小张只觉得父亲唠叨,一气之下背上行李就出了门。

涉世未深的小张,来这边不到3个月,就被一个搞微商的人骗光了积蓄。

他找朋友借的钱,也很快花光了,去劳务市场干活,连一天也撑不下来。

最终,他不得不在广场的椅子上过夜,即便如此,他也不肯回家。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一个星期,小张又饿又恍惚,就去路边小店给手机充了个电。

他打开手机,朋友圈里照常热闹,只是没有人关心他的遭遇。

唯独爸爸发来一条短信:在那边过得咋样?实在不行就回来吧。

他的泪水一下涌了出来,立马拨了过去。

他哭诉着自己在这边的遭遇,父亲非但没有责怪他,还默默给他打了5000块钱。

小张看着这笔钱,思索了良久,然后买了一张回家的车票。

家,永远是一个男人的底牌。

无论是父母还是爱人,他们不求你大富大贵,只想你平平安安,只关心你有没有着凉。

有了家人的支持,一个男人会明白什么是人生责任,什么是最后的退路。

一个男人的内在自信,靠的是家人。

自我给予力量

在我刚毕业那会儿,独自一人来到了大城市。

找工作不太顺利,频频被拒,钱也花的差不多了,就天天闷在出租屋里边怀疑人生。

有一天,我实在是饿极了,便跑去楼下买了俩包子,坐在路边花坛上,开始狼吞虎咽。

看着来来往往,说说笑笑的行人,我突然发觉: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竟然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手里的包子突然就不香了,眼泪也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可没一会儿,我就意识到了荒唐: 男儿有泪不轻弹,再说来这里也没人逼我!

我又不是无家可归,又不是身患绝症!

我发现自己真是太矫情了。

我立马把手里的包子扔了,随便选了一家火锅店,一个人吃了起来。

自那以后,我再遇到什么事,就想着怎么去解决它,而不是去联想什么消极的东西。

人生自然也顺了起来,工作、朋友、钱,都有了。

每个人,都难免会有这样一段时间:什么都不顺、什么都不想做,觉得人生既无聊又没有希望。

这种时候,你会发现吃喝玩乐帮不了你、家人朋友也没法懂你,特别无助。

这种磨难看似痛苦,其实正是你自我救赎的机会。

你要学会认识自己,学会和自己对话。

一个男人的人生自信,靠得是自己。

我们的一生中,有太多事看似与钱有关。其实这种“有关”不过是在给自己的无能找借口。

有危难时出手相助的朋友;

有永远随时可以回去的家;

有个可以心灵对话的自我;

就够了。

这些远比钱重要地多,这才是一个男人的自信。

相关文章